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天津再生资源研究所

办公地址:天津市南开区红旗南路247号 邮政编码:300191

电话:022-58696698 传真:022-58696698 津ICP备050050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天津

杂志社

>
>
格林美许开华:“垃圾帝”大步走

格林美许开华:“垃圾帝”大步走

   谈转行

走出校门,投身研究电子垃圾
 
在创立格林美之前,许开华曾是中南大学冶金科学与工程学院的一名教授。
 
“那会儿,有两件事对我的触动蛮大。”做过教师的许开华,嗓门响亮,颇为健谈。1993年,他最要好的大学同学告诉他,因为多年没有找到矿石,他们所在的地质队要解散了;3年后的一天,许开华另一个要好的同学突然找他借钱,“说矿山年年亏损,面临关闭,找我借点生活费”。许开华开始意识到,随着自然资源的耗尽,未来将无矿石可炼。他担心早晚有一天,自己所学的专业也会像地质队解散一样,毫无用处。
 
2000年,许开华认识了日本东京大学知名教授山本良一(日本环境立国的倡导者之一),并首次听到他“地球的环境承载极限”的思想。“我被他的想法深深吸引,开始思考资源循环利用的问题。”
 
许开华原本准备跟他一起做研究,但随后却发现,日本同行都在研究资源的循环利用与清洁生产技术。冶金专业出身的许开华敏锐地觉察到,中国是矿产资源消耗大国,必然会面临资源耗尽的问题;另一方面,中国的电子产业正在崛起,电子废弃物将呈爆发式增长,回收利用这座巨大“城市矿山”的绿色产业,将是未来中国的最大产业。
 
2001年,许开华放弃在日本的合作研究,回国创业。
 
谈创业
 
产品免费试用,笨办法赢得客户
 
废旧电池和电子废弃物“体内”含有钴镍等多种重金属,它们的回收和再利用不仅能减少污染,还可以延缓原矿开采进度,减少资源消耗,被公认为是潜力巨大的绿色产业。但十多年前,国内对电子废弃物的再利用却无人问津。
 
2001年,许开华和团队相中这一领域,创立格林美公司。
 
钴粉镍粉是世界稀缺的战略金属,广泛应用在电子、汽车、工具、军工和高能电池领域。但此前,从电子废弃物中提炼超细钴镍粉体的技术被加拿大等少数国家垄断。许开华要做的就是自主研发,打破垄断。
 
深圳,许开华团队开始攻坚 “废弃钴镍资源与废旧电池回收”和“电子废弃物整体资源化”两大核心技术。“创业初期特别穷。”许开华回忆,技术研发阶段实验室一年电费要大几十万,交不起只能拖欠着,员工工资三五个月发一次也是常有的事。因此,一些原始创业者先后退出。
 
决心“玩到底”的许开华团队在2004年突破了循环再造超细钴镍粉末的关键技术,成功替代以原矿为资源的产品。
 
然而,新问题又来了。“客户认为循环产品是无法替代原矿产品,把循环产品当做垃圾。”为了取得客户信任,许开华团队把原材料免费送给客户使用,并将制造出来的样品与原矿产材料生产出的产品性能参数进行比对。
 
“10个客户中,8个拒绝了,还有2个用我们材料,那就是成功。”靠这样的笨办法,格林美渐渐建立起自己的客户群,其中不乏力拓等世界500强企业。
 
谈赚钱
 
进去是垃圾,吐出来的是“金子”
 
2004年,有着家乡情结的许开华把格林美产业化触角伸向湖北老家,超细钴粉、超细镍粉等超细粉体材料生产车间和全流程生产线从深圳复制到了荆门经济开发区。
 
“吃进去的是垃圾,吐出来的是‘金子’。”许开华很喜欢这样介绍自己的工厂,他所说的“金子”实际上是从电池、洗衣机、冰箱、电视机、汽车等现代电子垃圾中提取出的铁、铜、铝、塑料片等再生材料。去年,荆门格林美还建成国内首条电子垃圾贵金属生产线,每年能产出两吨黄金。
 
此后的格林美可谓顺风顺水。2006年完成股改;2007年曾以专利质押的形式获得国开行湖北分行1亿元的项目贷款,创下中国民营企业最大的专利抵押案,轰动一时;2010年,格林美在深交所成功上市,成为中国“开采城市矿山”第一股。
 
过去的两年间,格林美在湖北、广东、江西、江苏和河南建成五大循环产业园,循环产业格局覆盖珠三角、中部和长三角。
 
“我们不做别的,只把循环这一件事做好。”许开华介绍,目前荆门格林美年处理废旧电池和各类废弃钴镍资源的能力达到10万吨,年循环再造超细钴镍粉末3300吨,支撑了中国50%以上超细钴镍粉体的市场供应,成为全球第三、中国第一的超细钴镍粉末制造商。
 
谈困惑
 
垃圾收集遇阻,生产线吃不饱
 
走过12个年头的格林美,建成了一座价值22.5亿元的“电子垃圾处理王国”,并手握300多项专利后盾。许开华自信地说,仅这些专利就够格林美在行业里保持三年以上的领军地位。
 
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烦恼,许开华说,格林美现在已遇到发展阻力。如电子垃圾收集成本越来越高,利润逐渐摊薄;行政干预过多,想在国内新增生产线却苦于拿不到一纸批文;省内电子垃圾不够吃,到省外收集手续繁琐……
 
2006年,格林美深圳废旧电池回收活动的启动,意味着开采城市矿山迈出第一步。随后以武汉市为中心通过废旧电池回收箱、电子废弃物回收超市、3R循环消费社区连锁超市等多层次回收体系,建成15000多个回收网点,覆盖广东、江西、湖北等省100多个县市。据统计,每年商业、学校、社区、机关团体有5000多万人参与格林美废旧电池的回收活动中。
 
但随着生产能力的不断扩大,工厂的胃口也越来越大,“去年湖北的货源不够,我们跑到湖南、江西等地方补充了货源,才勉强够生产”,想要把电子垃圾“吃干榨净”的许开华坦言,如今一部分精力不得不放在如何从周边省市寻找电子垃圾资源上来。
 
“省外的垃圾想要进入省内,要找两省环保部门批条子,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运不过来。”许开华说,中国在电子垃圾处理领域的法律法规与处理技术发展很快,差不多用两年的时间走过了国外十多年的道路,目前包括格林美在内的中国环保企业的垃圾处理能力与国际同行不相上下。但美中不足的是,在电子垃圾处理方面的行政许可阻力颇多,他希望“国内市场再放开点,这样中国的环保产业发展的步子才能迈得更大些”。
 
中国在电子垃圾处理领域的法律法规与处理技术发展很快,差不多用两年的时间走过了国外十多年的道路,目前包括格林美在内的中国环保企业的垃圾处理能力与国际同行不相上下。但美中不足的是,在电子垃圾处理方面的行政许可阻力颇多,希望国内市场再放开点,这样中国的环保产业发展的步子才能迈得更大些。
 
——许开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