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主办单位: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天津再生资源研究所

办公地址:天津市南开区红旗南路247号 邮政编码:300191

电话:022-58696698 传真:022-58696698 津ICP备05005069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天津

友情链接:

logo

  • n01
  • n03
  • n02
>
>
>
《循环经济促进法》修定将以建立生产者责任制延伸为本

新闻中心

《循环经济促进法》修定将以建立生产者责任制延伸为本

  “《循环经济促进法》在促进我国循环经济的发展中起到了基石作用。新时期下,《循环经济促进法》的法律定位问题,法律行为的界定问题,法律框架问题,如何处理与《清洁生产促进法》等相关法律的关系,如何解决法律缺乏约束力等问题都需要认真思考和讨论。”这是中国循环经济协会会长赵家荣在今天举行的《循环经济促进法》修法论坛上提出的思考与建议。

  论坛由中国循环经济协会主办,立法机关及有关部门相关司局负责人、国内外循环经济专家、法学家、企业家等,围绕《循环经济促进法》实施成效,《循环经济促进法》修订的思路、原则及重难点,《循环经济促进法》的法律地位、法律行为与法律关系,我国地方循环经济立法实践等进行了深入交流与研讨。

  《循环经济促进法》2009年1月1日开始实施,标志着我国循环经济步入有法可依阶段。过去7年间,《循环经济促进法》推动了我国循环经济的快速发展,在生产、流通、消费等领域,基本形成了“源头资源节约,中间生产减排,后端垃圾资源化”的绿色循环体系。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会长赵家荣在致辞中表示,《循环经济促进法》在促进我国循环经济的发展中起到了基石作用。“十二五”时期,我国资源再利用率提高了15%,资源循环利用产业总产值达到2万亿。循环经济对调整产业结构,解决就业,促进生态文明建设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资源结构性矛盾日益突出,环境保护任务更加紧迫,对资源的循环利用提出了更高要求。7年前颁布的《循环经济促进法》与当前社会经济发展的现实需要越来越不相适应。早在2015年,相关部门提出对《循环经济促进法》进行修订,目前,《循环经济促进法》已经列入全国人大的修法议程,正在听取各方意见。

  虽然我国初步建立了循环经济法律体系,但存在的问题并不少。赵家荣指出,新时期,《循环经济促进法》的法律定位问题,法律行为的界定问题,法律框架问题,如何处理与《清洁生产促进法》等相关法律的关系,如何解决法律缺乏约束力等问题都需要认真思考和讨论。

  对于《循环经济促进法》修法工作的重难点,全国人大环资委法案室副主任王凤春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一些循环经济的法律制度措施缺乏社会经济活动基础,是人为“构建”出来的。二是循环经济的法律规范同我们过去与循环经济相关的一些社会经济活动,如综合利用、清洁生产、废物处理的一系列法律制度措施没有很好地衔接起来,在法律体系、部门管理、产业发展等方面,没有形成部门合力和政策措施的合力。三是政府的引导和监管与民间的自发活动存在脱节问题,比如在废旧资源利用上实际有两个体系,一个是政府建立的体系,一个是民间自发建立的。两者之间存在诸多矛盾之处。四是行政管制措施缺乏强制性,经济激励措施不到位,以增值税为核心的税收体系对循环经济发展有较大的抑制作用。

  因此,王凤春建议做好以下几点:一是系统开展《循环经济促进法》的实施评估。二是深入研究循环经济法律体系,合理定位《循环经济促进法》。三是深入研究行政管理体制,合理把握各部门的法定职责。四是把民间回收和利用市场体系有效纳入法律规范。五是加快地方做法和经验总结,把其纳入法律规范。

  谈到修法的原则,国家发改委环资司司长任树本认为,此次《循环经济促进法》的修订必须立足中国循环经济发展实践,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具体应该把握以下几个原则:一是坚持循环经济的核心理念,巩固法律的地位。二是坚持从国情出发,强化法律的约束力。三是坚持统筹协调原则,处理好《循环经济促进法》与《清洁生产促进法》、《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等相关法律的关系。四是提升法律条款的可操作性。五是弥补法律的漏洞。

  和任树本一样,多位嘉宾也谈到了《循环经济促进法》缺乏法律约束力。发展循环经济是一项长期的、巨大的系统工程,我国正在逐步建立健全循环经济法律法规体系,以推动循环经济的健康、规范发展。但从实践效果来看,这些法律法规往往缺乏约束力。作为企业家代表,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管爱国谈到,从企业角度看,感觉《循环经济促进法》在实施过程当中,缺少环保权威性、约束性。《循环经济促进法》的理论性、指导性比较强,约束性、惩戒性比较弱,这一点有待修订。

  强化《循环经济促进法》的法律约束力和法规配套已成为行业共识。为此,与会嘉宾认为,此次修法,务必建立与现实发展相适应的配套法规制度,加大处罚力度,做到“有法可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使《循环经济促进法》真正成为带“牙齿”的老虎。

  《循环经济促进法》的修法目的也是此次论坛讨论的一个话题。有专家学者认为,《循环经济促进法》的战略目标,是为适应国家资源战略需要做重要支撑,将资源利用方式通过法律予以明确,以减少污染物产生量、提高资源利用效率这样简单易懂的思想作为立法的核心目的。围绕修法的目的,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王学军谈到几点看法,修法的核心目的是让法解决具体的问题,主要是资源利用方式和环境保护问题,因此,要以问题导向引领法的修订。另外,他还认为,推进循环经济,主要靠市场机制,靠政策推动,靠自愿行动,而非严格的法律制裁。

  同时,与会代表们认为,此次修法要有更开阔的视野和长远的发展眼光。王学军特别指出,此次修法要从生态文明法律体系的角度审视《循环经济促进法》的调整范围,明确其与生态环境、能源、国土空间等方面的法律边界,也要从推进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角度全面审视循环经济立法。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资源、能源与环境法研究中心主任汪劲则对完善我国循环经济法律体系做了深入思考,他建议,形式上,可以考虑按照中国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要求,整合《循环经济促进法》和《清洁生产促进法》,将其作为循环经济领域的基础性综合法律。授权国务院在循环经济各领域制定行政法规。发挥地方立法的作用,授权地方人大制定循环经济各领域地方性法规。

  此外,政府、企业和公民都是发展循环经济的主体,与会代表提出,《循环经济促进法》的修定,应该建立以生产者责任制延伸为主,涵盖政府、消费者、销售者、处理者府等循环者责任体系,建立责任分担机制和利益共享机制,更好地促进我国循环经济的发展。

  论坛从多个角度、多个层面为《循环经济促进法》的修订提出了诸多建设性意见。易再生网记者期待修订后的《循环经济促进法》能成为促进和提升我国循环经济发展,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的强大法律保障。此外,按照循环经济重点领域,组织开展了产业循环经济、资源再生利用、垃圾资源化三个专题讨论。论坛的举办汇集了新理念,分享了新经验,提出了新举措,为《循环经济促进法》的修法提供了一定的决策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