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主办单位: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天津再生资源研究所

办公地址:天津市南开区红旗南路247号 邮政编码:300191

电话:022-58696698 传真:022-58696698 津ICP备05005069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天津

友情链接:

logo

  • n01
  • n03
  • n02
>
>
>
【垃圾焚烧发电厂】郑州新垃圾焚烧发电厂2015年底投运

新闻中心

【垃圾焚烧发电厂】郑州新垃圾焚烧发电厂2015年底投运

  两天前,郑州一名环卫工告诉记者,位于侯寨乡的郑州垃圾综合处理厂已经被附近的村民堵了三天,不让运垃圾的车进去。

  “过不了几天,郑州市区就会满街都是垃圾。”这名环卫工说。

  事实上,垃圾厂被堵门的后果已经开始显现:有的道路被堆上了臭气熏人的垃圾;有的环卫工等了一晚上,三轮车上的垃圾也没被运走。

  现状

  中转站的垃圾已不能及时运出去

  28日上午11时许,郑州市新郑路环卫中转站前,垃圾清运车司机曾先生叹了一口气,当天凌晨两点多他从这里拉走第一车垃圾,送往位于荥阳的郑州荥锦绿色环保能源有限公司,这一趟花去了他大约8个小时。

  又装好一车后,他说,这车垃圾,还不知道啥时候能运到垃圾处理厂,“荥阳的垃圾处理厂,送垃圾的车排得老长了。”

  中转站北侧的近40辆三轮车上,生活垃圾装得满满的。有两名司机说,他们是头天下午过来的,等了一晚上,车上的垃圾还没卸下来。

  类似的情况不止在这一个中转站发生。昨日下午3时,烟厂街环卫中转站门口,停了十几辆装满垃圾的三轮车,工作人员坐在门口聊天,“都装满了,没法运转。”

  管城区垃圾清运公司的检查员高女士说,目前管城区有二三十个环卫中转站,“侯寨那边的垃圾处理厂一堵,市里的垃圾都不好处理。”

  市区的生活垃圾也不能及时清理了

  28日下午5时,京广中路与新圃西街口向东约100米处,堆着一堆生活垃圾,占了一个车道,散发出恶臭味,苍蝇飞来飞去,路人纷纷掩鼻。

  “垃圾堆这儿两天了,都没见有人来清理。”在附近居住的刘大爷抱怨。

  往西走约400米,政通路与丰庆街交叉口东边的行车道上,同样也有一堆生活垃圾,旁边一辆环卫三轮车上,也装满垃圾。

  在附近居住的崔先生说,最近三四天,环卫工凌晨两点多把垃圾堆到这儿,下午四五点钟才清理走,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中转站被垃圾塞满了,我们没地儿倒啊!”在此清扫的环卫工李大爷说。

  调查

  村民讨要生活保障 侯寨垃圾厂被堵多天

  位于侯寨乡的郑州垃圾综合处理厂被堵门后,压力顿时转移到了郑州荥锦绿色环保能源有限公司。该公司本来是和郑州垃圾综合处理厂共同消化郑州每天产生的4000吨生活垃圾的。

  28日下午4时30分左右,在郑州垃圾综合处理厂填埋场门口,拦路的卡车车主胡先生说,之所以堵路,是为了争取“失地农民最低生活保障”。

  “我们东胡垌村在填埋场南边,填埋场占了俺村600多亩地。”胡先生说,虽然当初政府征地时付过一次性补偿款和青苗款,但村民们手里的余地无法自给,只能外出打工。

  “周边村每口人每月能领300元补助,为什么我们没有?”他说,为此堵垃圾厂不是第一次了,可每次相关部门都是承诺一周、一个月解决,但迟迟不见动静。

  负责垃圾填埋的郑州市第二垃圾处理场场长王书砖说,填埋场24日被堵,到昨晚8时30分,仍没“解围”。

  他介绍,填埋场每天能消化垃圾1500吨,现在,这些垃圾都只能由荥阳荥锦公司承担。

  荥锦公司办公室主任刘咏说,他们公司的垃圾处理能力每天约2000吨,最多约2300吨,现在公司已经是超负荷运行。

  说法

  堵门因失地社保问题还在商量对策

  事实上,郑州市垃圾综合处理厂被堵门,近几年常常见诸报端。

  这次的“垃圾危机”是怎么回事?昨日下午,记者采访了郑州市城管局主管环卫的副局长宋长德。

  宋长德表示,这次堵门原因涉及该村的失地社保问题。国家在2010年出台了失地农民的社会保障制度,耕地低于0.3亩的,都可以根据相关政策享受这一补偿。

  “这个工作社保局和城管局已经核算完毕,共计有400万元,目前就差市主管领导审批,审批后财政上就可以走程序了。”他说,之前一直在和村干部安抚村民情绪,但还是没拦住他们。

  至于目前郑州城区垃圾不断累积的窘境,他还在跟侯寨乡的干部们商量对策,“只能先安抚他们的情绪。”

  据介绍,去年8月,郑州市城建部门就表示,郑州将在东部建设一座垃圾焚烧发电厂,日处理能力4000吨,分两期建成,并公布了建设时间表:

  2013年12月底前,郑州市规划局会同有关部门对新建垃圾发电项目进行规划选址。

  2014年6月底前,确定该垃圾处理厂投资企业,并开工建设。

  2015年底前,完成项目一期工程建设,并投入试运行。

  延伸阅读

  郑州之前的“垃圾危机”

  2007年夏天,村民将进入垃圾处理厂的道路堵塞,当时一市领导作出了搬迁的承诺。

  2008年7月,村民堵住垃圾处理厂大门,导致环卫中转站瘫痪,数千吨垃圾堆在郑州街头。5天后,在各方协调下,村民才允许垃圾车进入。

  2009年3月31日,村民堵住了垃圾车进入垃圾处理厂的必经之路,经劝说后撤离。

  2009 年4月2日,村民再次拦路堵截垃圾车,致使郑州市内近2000吨垃圾无法运出,堆积在街道上。郑州市政府出面协调并承诺:免费为垃圾处理厂方圆500米以内的村民做体检,将张李垌村整体搬迁,在搬离之前,村民可暂时到其他地方租住,政府分发给每人每月100元的过渡租房费用。

  2010年,郑州市政府再次作出承诺,将考虑村庄搬迁。

  2013年8月,因政府承诺的搬迁安置一直没兑现,郑州侯寨乡张李垌村村民再次堵路,之后在多方协调下,垃圾处理厂恢复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