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天津再生资源研究所

办公地址:天津市南开区红旗南路247号 邮政编码:300191

电话:022-58696698 传真:022-58696698 津ICP备050050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天津

杂志社

>
>
瑞典和巴西两国城市垃圾处理模式借鉴

瑞典和巴西两国城市垃圾处理模式借鉴

 

瑞典和巴西两国城市垃圾处理模式借鉴
2010-10-27 14:58:21
(已经被浏览401次)

广州番禺区垃圾处理厂建设争议引发广泛关注,而由此折射出的中国城市垃圾处理困局也发人深思。

 

城市化进程无可阻挡,消费水平的提高,城市垃圾的数量增长难以遏制,垃圾种类在增加,不论是分类、无害化处理,还是填埋等环节,垃圾处理的工作量和难度都明显加大。

 

垃圾困局

 

无疑,中国城市正在面临着垃圾围城的困扰,广州和北京的情况是一个缩影。

 

2002年起投入使用的广州兴丰垃圾填埋场每天要“吃入”生活垃圾9000吨,相当于在两天内就能堆出一座24层高的垃圾大楼。照此速度,这个设计寿命为20年的填埋场将在2012年左右“寿终正寝”。这意味着,广州快速增长的垃圾,将面临无处可埋的困局。广州市市长张广宁曾感叹:“垃圾的增量比GDP还快!”

 

广州市城管委员会副主任徐建韵表示,从1999年到现在的10年间,广州市生活垃圾产量翻了一番,目前广州全市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高达1.2万吨。他说:“如果不能尽快建立新的垃圾处理设施,最多再过两年,每天1万多吨的垃圾将无处处理,到时广州将面临‘垃圾围城’的巨大危机。”

 

而在北京,垃圾处理同样是一道难题。北京每年填埋垃圾至少需要占用500亩的土地,几乎要消耗掉两个小村庄,用于垃圾填埋的土地征用工作已经变得非常困难。

 

来自北京市市政市容委的数据显示,2008年以来,北京市居民和单位生活垃圾产生量日均达到1.84万吨,垃圾增量目前仍按照每年8%左右速度持续上升,按此估算,预计2015年北京市垃圾年产量将达到1152万吨,约每日3万吨。与此形成反差的是,北京市垃圾处理能力严重不足,垃圾场超负荷运行。

 

如何解决垃圾问题,走出垃圾困局?各地政府都在积极探索。去年9月下旬,广州市内人口密集的番禺区宣布,将在该区大石镇会江村内原有的垃圾填埋场基础上,新建设一座日处理能力200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但这一计划很快引发了周边居民持续强烈反对。

 

变废为宝

 

去年12月5日,CBN记者在瑞典第二大城市哥德堡采访,实地探访了一家大型垃圾处理厂。这家厂由RENOVA公司投资运营,该公司拥有者为哥德堡13个区区政府,也是哥德堡能源公司最大的客户。

 

隔着透明的玻璃,眼前的场景令人惊讶。一个几十米深、面积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深坑,里面堆满了各种垃圾。一只巨大的机器爪抓住垃圾后慢慢攀升起来,移向深坑另一侧的焚烧炉。RENOVA公司再循环及废弃物处理部门研发经理汉斯(Hans Wettergren)介绍说,这里主要焚烧无法回收利用的干垃圾,而厨余垃圾会被送往另一个处理厂,生产堆肥或者沼气。

 

在哥德堡,洗澡、用电,或者使用热水、取暖,这些能量很可能来自垃圾。RENOVA公司宣传副总监克里斯蒂安(Christian Kallerdahl)称,通过废弃物处理,可满足哥德堡30%的区域供暖以及5%的电力,这里每年可处理70万吨垃圾,大部分变成了能源。“废弃物98%可以变成能源。”克里斯蒂安所说的数字令人欣慰,这些能源会通过遍及哥德堡的管道输送到每户家庭。RENOVA公司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混合动力垃圾车,还配备称重装置。

 

垃圾焚烧发电,既解决垃圾处理问题,又能产生能源,不过,国内一些专家反对盲目上马垃圾焚烧厂。投资和运行成本高,产生二 英等有害气体,发达国家垃圾焚烧渐成“夕阳”,这些成为反对派的主要理由。

 

垃圾焚烧厂的确投资不菲,汉斯就告诉CBN记者,这样的处理厂投资很大,一般是20亿到30亿元人民币,具体要根据土质情况而定,一个全新的废物处理厂要用20到30年收回投资。

 

垃圾焚烧会不会影响周围居民生活?对此,克里斯蒂安肯定地回答,公司采用非常先进的设备,并且对焚烧过程产生的废气进行净化,不会对居民有影响,工厂运行30多年,一直挺好。CBN记者注意到,工厂的烟囱里不断有白烟冒出,这些烟有毒吗?克里斯蒂安笑着说:这只是水蒸气。

 

综合利用

 

一埋了之、一烧了之,都不是处理中国垃圾问题的有效途径,中国需要建立的是一套包括垃圾减量、填埋、焚烧和分类回收在内的合理有效的综合性处理体系。

 

比如在广东中山市,普通的工业垃圾和生活垃圾运抵基地后,经过焚烧,产生的余热用于发电,年发电量可达9600万度。焚烧后产生的炉渣,经选料后,过滤出金属回收,剩余的经制砖厂制环保砖。而垃圾焚烧前存储产生的渗滤液则通过基地的污水处理厂生化处理,导出到人工湖或者作洗马路之用。焚烧时产生的飞灰,通过稳定化处理,和制砖后的废渣一起,运到填埋场填埋。

 

经过这样处理,填埋量仅占原垃圾总量的10%,填埋的废渣都是无机物,减少了对环境的危害。

 

广州固废中心总工程师熊孟清认同中山市的模式,他认为,“分类收集、混合运输、处理”的问题得不到根本解决的情况下,垃圾处理产业化是解决垃圾分类难题的有效途径。

 

熊孟清分析,广州中心城区每天产生的垃圾中,仅一成被焚烧发电;厨余垃圾超过四成;其次是可回收的纸类、塑料、玻璃和金属,数量约占25%;剩下的竹木、布类等可燃物质占14%,渣石泥土等无机物为19%。他认为,只有占19%的渣石泥土等无机物真正需要填埋,其他均有回收和再利用的价值。可回收物质可直接使用或作二次原料,竹木、布类可焚烧发电,厨余垃圾可经生物转换生产沼气或经适度干燥处理后焚烧发电等。这些废弃物如果能够回收,将可以有效减轻环境污染、减少能耗。

 

而要做到综合回收利用,关键也是难点还在于垃圾分类。垃圾分类是居民、小区、垃圾屋、中转站、垃圾场等各个环节都要配套的系统工程。

 

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瑞典政府花了一代人的时间培养垃圾主动分类的观念。政府一开始用两个垃圾桶操作的时候,人们很少会严格地按照分类来投放垃圾,前五六年效果不好。后来瑞典政府想到一个方法,把这个概念引入学校,教育孩子们将垃圾分类投放,孩子回去以后就会反过来告诉大人这个垃圾要怎么分类,不能放在一起。

 

瑞典和巴西的经验或可借鉴。巴西的资源回收利用率已经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据2004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其中纸板的回收率为79%,纸是33%,塑料是16.5%,PET树脂是48%,均大大超过了中国的平均水平。巴西和中国一样,老百姓的垃圾分类意识不高,但是巴西政府针对本国的现状,采取了一种变通方式,政府并不要求居民对生活垃圾实行细致分类,而是只要求他们把垃圾分成干和湿两种。居民倾倒湿垃圾需要按照重量向政府交费,干垃圾则免费。湿垃圾由政府部门负责处理,或堆肥或填埋,干垃圾则交给拾荒者合作社,让他们负责分类收集。这种方式节省了大量投资,也解决了劳动力就业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