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天津再生资源研究所

办公地址:天津市南开区红旗南路247号 邮政编码:300191

电话:022-58696698 传真:022-58696698 津ICP备050050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天津

杂志社

>
>
电子垃圾产业告别淘金时代

电子垃圾产业告别淘金时代

  电子垃圾产业在广东省清远市已存在二三十年的历史,这个近年来经济增长速度屡居全省首位的地级市,因电子垃圾拆解所造成的环境污染也不容忽视,维系数万人生计的产业,可能也给更多的人带来沉重的环境代价。

    11月27。龙塘镇定安村。露天货场中,杂乱地堆积着如山的电子垃圾,电源线、缆线、线路板、充电器、电钻、马达、压缩机……冷雨淅淅沥沥地下,货场主窝在房间里,无所事事地喝茶,看电视。

    沿着损坏严重的水泥公路两旁,是三三两两的加工场,来自外乡的工人在冲洗、挑拣电子元器件,什线则被倒进破碎机,塑料和铜被分离,经水淘后再沥出铜粉,简陋的厂房中,机器轰鸣,污水满地。

    比货场和工场更多的,是村庄里分散的拆解户,红砖墙,红漆铁门,或紧闭,或半启,庭院中央是成堆的电子垃圾,家家户户在用锤、剪刀等拆解杂线和电路板,有人在用小火炉灼烧,提取金子。

    从龙塘镇到石角镇,大大小小的电子垃圾货场、工场、拆解户多达几千家,这里是目前中国的电子垃圾拆解中心之一,几万人依附于这个产业链上,做着发财致富的梦。

    掘金

    “几年前发财的人多,2008年金融危机后,这个产业萧条了很多。”张敬辉坐在自己的本田轿车里,看着窗外的雨对记者说。他的家庭,在石角镇从事电子垃圾拆解业已有10来年。

    清远被称为“再生铜都”,再生铜,即从电子垃圾中再回收提炼出来的铜。在清远,再生铜的生产主要集中于龙塘、石角两镇。根据清远市统计局公开发布的统计数据,2010年清远市再生资源产业创值518.2亿元,占市工业总产值的25.6%;处理电子垃圾250多万吨,生产再生铜80万吨,占全国再生铜产量的40%,占全国铜总产量的13.8%

    “能不能赚钱,赚多赚少,主要凭眼力。”张敬辉说。在一堆电子垃圾中,经验独到的人能看出来1吨垃圾中含有多少个铜(即含铜量),1吨有50个铜,就按40个铜的价格跟卖家买下来,再转手以45个铜到50个铜的价格转卖出去,一个铜的差价就能赚2万块钱。

    从货源的控制,到眼力的功夫,就演化出了大货场场主、小货场场主,层层赚差价,而一般的拆解户,只能从货场拿货进行拆散和金属提炼工作,再卖给加工厂加工成铜锭,这是最低端的一环。

    大货场场主在早年多是台湾人和江浙人、福建人,都是对货源有控制力者。所谓货源,则几乎全来自国外,美国、欧洲、日本的电子垃圾,在拆解人看来,这些地方的电子垃圾再回收的质量比国内电子产品的高。这些“洋垃圾”经由香港、佛山南海港、广州黄埔港、广西梧州港等地进来,再分散至各地。清远的货源,多来自南海。

    80年代末,台湾地区禁止废五金进口,台湾的电子垃圾拆解业逐步往大陆转移,那些与国外电子垃圾售卖方有着合作关系和丰富经验的台湾人也就成为大陆产业链上游的淘金者。在南海,由于拆解历史比较久,又靠近海关,也成为清远的货源主要基地,那里只进行一级拆解,利润比二级拆解高得多。

    在中国的版图上,电子垃圾的集散地还包括如浙江台州、河北黄骅以及江西、湖南、天津等地。

    萧条

    2005年到2007年是拆解业的黄金发展期,当时很多拆解户都赚到了可观的收入,但产业在2008年发生了转折,铜价的大跌让往日红火的局面不再。“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买了10多吨的铜回来,当时6万每吨,20万投入就用了18万买货,2万的流动资金,结果金融危机一天跌几千,最后掉到2万每吨,周转不灵全亏了。”定安村一位货场场主说。

    此后几年中,铜价虽有波动,但难复高位,2009年下半年后又一直在低位徘徊。现在,从龙塘镇到石角镇,随处可见关闭或转租的货场,即使开业,也生意冷清。

    其实,铜价的波动只是因素之一,“上游出货的人现在也很精,他们也学会了看垃圾中的含铜量,差价越来越难赚了。”张敬辉说。

    有人说清远的铜价参考沪铜和伦敦铜,如果产业链上的信息化更发达一些,对于清远的电子垃圾拆解产业是一个转型的方向,不过张敬辉对此不以为然,那是做期货买卖,套期保值,就不是做垃圾拆解了。

    更为重要的是,货源越来越紧张了,2001年,中国政府加入了《控制危险废物越境转移及其处置巴塞尔公约》,随后又出台了诸多法律法规,规范电子垃圾的回收,这几年国家环保总局也要求严格控制电子垃圾的进口,海关严查废旧电脑、显示器、复印机等整机进口。“现在很多都是拆散夹在其他东西里进来,另外其他国家和中国其他一些地方也在做。分散了货源。”张敬辉说。

    在环保和国际金属价格波动的双重压力之下,清远电子垃圾拆解业面临着急迫的转型。

    转型

    随着问题的出现,清远市委、市政府开始调整思路,采取了“疏而不堵”的办法。2010年清远市领导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后来,我们就将‘封杀’改为引导,创办了循环经济区,让这些分散的拆解户都进园区,集中拆解。”

    今日在龙塘和石角,多处仍可看见墙壁上粉刷的“坚决在2010年底完成入园经营任务”的标语。按照当地政府的要求,如不搬入园区,将会追查经营执照,被划入“非法拆解”。

    华清园,是位于石角镇的一个大型工业园,由中华供销合作总社直属企业—中国再生资源开发公司投资兴建,规划占地4030亩,目前第一 二期工程也已建成,正在计划建设第三期工程。

    产业园覆盖了再生资源回收、拆解、初加工和深加工,包括废杂有色金属分类、回收、分选和拆解,废旧物资储存和运输、污水处理、有毒有害及危险品处理处置等方面。产业园希望将原本小散乱的拆解户进行集中生产,对环境污染进行集中治理。

    再生资源公司也提供货源,据称,物流区的原料大多为进口,具体是由华清园驻美国、欧洲及东南亚各地的办事处联系进口,进口原料每年遵守国家规定的配额,一年可进口14吨,这是国家从宏观计划出发规定的,但对国内原料无限制。

    除了正当经营和规模经济的吸引力之外,华清园比较受入园拆解户推崇的是它的安保系统。由于拆解业产品多是一些贵金属,价值很高,也经常会发生偷盗事件。家庭作坊下只有靠老板看守和几条看门犬守护,偷窃行为屡禁不止。

    “租金压力还是比较大的,一年十几万,把利润都交没了,这两年行业也不景气,很多人都不愿意搬。”定安村一位作坊主说。

    这意味着,在未来的一段时期,产业园区内和产业园区外的两种运作模式依然会并行存在。对此,龙塘镇一位政府官员解释,这里还有很多需要考虑的因素,强制性执行会适得其反,需要慢慢做群众工作,维持社会稳定。

 (来源:南风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