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天津再生资源研究所

办公地址:天津市南开区红旗南路247号 邮政编码:300191

电话:022-58696698 传真:022-58696698 津ICP备050050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天津

杂志社

>
>
循环结出大财富

循环结出大财富

    低碳经济已是全球趋势,西方国家已深耕多年的垃圾再利用,产生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的双赢局面,现在,中国也不甘落人后。经济高速增长,投资未必只唯传统行业是从了,相信新兴的绿色产业正凸显出前所未有的机遇,显然,垃圾处理是一扇投资领域光明的“窄门”。

    变废为宝是潮流

    循环经济,就是指物质闭环流动型经济,是在人、自然资源和科学技术的大系统内,在资源投入、企业生产、产品消费及其废弃的全过程中,把传统的依赖资源消耗的线形增长的经济,转变为依靠生态型资源循环来发展的经济。通俗地说,就是从生态方面考虑人、财、物的最优化处理。

    毋庸置疑,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在保持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也带来了资源高消耗、生态环境日益恶化的巨大隐患。为解决污染排放和资源开发超过环境承载能力这一突出矛盾,国家正大力倡导通过发展循环经济来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建立资源节约型和环境保护型社会,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而在目前国务院关于支持云南建设桥头堡的文件中,也已清晰明确云南发展循环经济的意见。

    事实上,有学者就指出,有关循环经济的做法古已有之。古代鱼贩、屠夫卖鱼卖肉,携带几根稻草穿插,购买者手提即可,无需塑料袋,环保实用。“不涸泽而渔,不焚林而猎”,就是农耕文明时期朴素的循环经济的做法。

    不过,在现代社会,发展循环经济需要政府进行多方面的资源配置,这在发达国家已是普遍现象。

据了解,在德国,政府通过立法,规定所有的企事业单位必须有分离垃圾的装置,废纸、玻璃、塑料以及金属等垃圾要分开放置,以保证它们得到最大程度的再利用。而且,所有生产行业产生的垃圾被重新利用的比例平均为50%,其中一些行业如包装生产和玻璃生产行业甚至达到80%。而在法国,政府同样鼓励循环经济,通过制定各种垃圾处理的法规,从家庭垃圾、过期药品、废旧电池、淘汰电器、废旧轮胎到报废汽车,许多种类的垃圾从收集、运输到最终处理都有章可循。而在日本,则更显出这个国家强劲的组织和动员能力。从20世纪70年代起,日本政府就提出了建立循环经济社会的战略方针,从最初就得到国民的充分肯定。尤其,企业中诸如日本理光、松下电器、索尼、丰田汽车、三洋电机、夏普等公司都采取了有效措施,甚至提出要达到“产业垃圾零排放”标准,即所有的废弃物都将加工成各种有用产品,最后达到彻底消除垃圾的目的

循环结出大财富

与发达国家相比,以循环经济的眼光看待垃圾处理,事实上在国内还尚是一个刚刚起步的新玩意儿。

在云南省循环经济公司总经理喻勇看来,垃圾处理必须进行分类,而正是因为进行分类,让循环经济才有立足之基。

据喻勇介绍,垃圾成分极其复杂的物质,大致包含了四种主要成分,第一是有机物,如果皮、菜叶等厨房垃圾,含量约占垃圾总量的50%;第二是可燃物,包括纤维,纸张,木头等,占比20%25%左右;而第三种则是无机尘土,如砖头瓦块等,占比5%-10%,此外还包括危险废弃物,如电池等含有重金属等物质。

“目前国内主推的垃圾回收工艺有两种,焚烧和填埋。目前这两种工艺是国际广泛采用,但是在中国是有问题的。”喻勇表示,粗放的分类导致了这两种工艺本身是危险和不经济的。

“焚烧运营成本高,产生的热能不经济,同时,将没有分类的垃圾进行焚烧,原来所包含的有毒有害物质并不容易被消除,而且,还会形成二英这类强致癌气体,形成二次污染。而填埋,将会占用大量可供利用土地,而且,填埋后占垃圾总量50%的有机物发酵后,会形成甲烷这种温室气体,极其不环保。此外,腐烂变质的有机物又将形成细菌和有害物质,污染土壤和地下水。”

正是基于这种粗放的垃圾处理,云南省循环经济公司看准了这一趋势,很有先见地介入循环经济领域。据喻勇介绍,城市垃圾变废为宝,主要是对有机物和可燃物地处理再造。

“有机物运用在国外已是一种新技术,它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做成有机肥,随着人类对有机食品的青睐,有机肥料将有望在未来取代化肥,成为作物生长不可或缺的肥料。”目前,云南省循环经济公司已与挪威诺米公司合资成立了云南中诺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进行专业的有机肥生产。而垃圾中的可燃物运用方面,也已联合清华大学研发出燃烧可燃物的炉子,燃烧的热能将进行发电。

  垃圾再造蕴含大商机。来自互联网的统计数字显示,全美国共有5.6万家公私企业涉及废物的回收利用行业,为美国人提供了110万个就业岗位,每年的毛销售额高达1360亿美元,为员工支付的薪水高达370亿美元。而在领土面积与云南有一定可比性的德国和日本,更显示出循环经济的高含金量。在德国,垃圾再利用行业每年要创造410亿欧元的价值。而在日本,2010年,发展循环经济已使日本新的环境保护产业创造37亿日元产值,提供1400万个就业机会。眼下在喻勇带领下的省循环经济公司,显然正朝着这一方向迈进。拥有美丽山川的云南,即便垃圾不能变废为宝,也该更高警觉地看待垃圾处理,更何况这个低碳时代里,垃圾本身就是个永不衰竭的“金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