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天津再生资源研究所

办公地址:天津市南开区红旗南路247号 邮政编码:300191

电话:022-58696698 传真:022-58696698 津ICP备050050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天津

杂志社

>
>
“循环经济专家行”把脉天津循环经济

“循环经济专家行”把脉天津循环经济

  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国工程院组织的“循环经济专家行”8日结束在天津的考察。在3天的考察期间,院士专家们就天津市和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循环经济发展情况提出了有针对性的意见和建议,参观了天津利用工业余热淡化海水的电厂及部分变废为宝的资源循环利用企业。

  具有两三百年历史的工业化大生产虽然创造了大量的物质财富,但也极大地消耗了能源和矿产资源,污染了环境。面对能源资源的短缺和严重的环境问题,西方社会在工业化完成后反思总结出循环经济模式,即:将清洁生产、资源综合利用、生态设计和可持续消费融为一体,实现资源减量化、再利用和资源化,符合可持续发展理念的经济增长模式。

  院士专家献计献策

  6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徐滨士、金涌以及从事循环经济的10多名专家听取了天津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杨振江有关天津市发展循环经济情况的介绍。

  在谈到废旧资源利用问题时,我国汽车零部件再制造领域的开拓者徐滨士院士表示,以色列使用先进的再制造技术,将200万美元购进的一架旧飞机加以改造,生产出合格的飞机,价值数千万美元。我国民航飞机一些部件的维修要送到国外。天津在航空领域具有一定的实力,天津应该在飞机维修和零部件再制造领域有所作为。

  徐滨士说,先进的零部件再制造技术不仅可以创造可观的利润,还可以节省大量的能源资源,是一项经济和社会效益较好的朝阳产业。再制造后的产品质量和性能不低于新品,成本只是新品的50%,节能60%,节材70%。

  在谈到天津将整合7个废旧汽车拆解厂问题的时候,徐滨士说,天津应重视废旧汽车零部件的再制造。目前,全球再制造产业产值已超过1000亿美元,其中美国再制造产业规模最大,超过750亿美元,而汽车和工程机械再制造领域占三分之二以上,约500亿美元,美国有近50万人从事再制造。

  国家发展改革委体制改革研究所研究员杨春平认为,中国正处在工业化中期,仅靠政府的推动,往往是不可持续的。发展循环经济,应调动社会力量,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是国家级循环经济试点工业园区。在院士专家和开发区管委会负责人座谈时,来自清华大学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金涌表示,发展循环经济应吸取其他地方的经验教训,注意节约能源。资源可以循环使用,而能源是难以循环的,不必消耗大量能源追求过分的物质循环利用。

  他建议,在发展循环经济时,应结合国情,吸取其他地方的经验教训,注意消化吸收国外技术,加快相关装备的国产化,降低循环经济中的生产成本,增强发展的可持续性。

  金涌还介绍了清华大学开发的厨余垃圾资源化利用技术及其推广情况,以及利用火电厂石膏脱硫改造盐碱地,化废为宝的技术。

   城市矿山:一年从电子垃圾中提取18公斤黄金

  7-8日,院士专家还走访了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等国家级循环经济试点工业园和企业,就发展循环经济的思路和实践中的难题提出了建议。

  当今社会,大批电脑、电视、手机等电子产品和机动车用废旧蓄电池报废后,如果处理不慎,这些产品中的重金属和废酸会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妥善处置这些废弃物,实现物尽其用,最大限度地保护环境,是我国当前面临的重要课题。

  在循环经济专家的眼中,垃圾就是放错地方的资源,是城市中的矿山。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泰鼎(天津)环保科技公司是一家台资企业。在这家公司,记者看到废旧的电脑被工人拆解,并按照塑料外壳、线路板等分类。其中,含铜等金属的印刷线路板被机器粉碎后经水洗等工艺,提取出铜粉。

  这家公司来自台湾的蒋治平副董事长告诉来访的院士专家,这家公司去年处理了来自摩托罗拉、三星等大公司23000多吨电子废弃物。从这些废弃物中提取了大量贵重金属和塑料,其中,去年提取的黄金就有18公斤,铜数千吨。

  在蒋治平看来,他所从事的工作不仅仅是追求利润,更重要的是履行社会责任,保护环境。同样从废旧电子产品中提取黄金、铜等贵重金属,正规公司采用不污染环境的工艺和技术,而不正规的个体小作坊往往采取硫酸或火烧等办法,废弃的硫酸往往会污染土壤。

  中日合资企业天津东邦铅资源再生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废旧蓄电池回收利用的企业。在这里废旧蓄电池在被拆解后,金属部分在全密封状态被熔化炼成再生铅,经加工成为合金铅,用于蓄电池的生产,而生产过程中废气和废水经过脱硫等工艺处理后达标排放。

  这家公司每年能处理2万多吨废旧蓄电池或含铅废物,可生产再生铅12000吨。虽然金融危机导致去年下半年铅价暴跌,公司去年仍然实现盈利。

  在院士、专家眼中,投资120多亿元的天津北疆电厂堪称循环经济的范例。这个项目运用低温多效海水淡化技术,利用火电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热气,一期工程每天可生产淡水20万吨。这些淡水除少量自用外,90%以上可向社会提供,缓解天津的淡水资源短缺问题。

  这家电厂海水淡化后生成的浓缩海水也将被引入相邻的汉沽盐场,大大提高制盐效率,盐场产量每年可增加45万吨,节省22.5平方公里的盐田面积。这家电厂生产中产生的粉煤灰等废弃物将用于制造建筑材料,每年可生产150万平方米的建材,实现了废弃物的资源化。

   资源短缺城市的循环经济之路

  作为一个自然资源短缺型特大工业城市,天津较早倡导发展循环经济。

  上个世纪90年代,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率先引进循环经济发展理念,着手建立生态工业园区,并于2007年被列为我国第二批循环经济示范试点城市。去年10月,《天津市循环经济试点实施方案(2008-2012)》通过国家发展改革委组织的专家论证,开始全面实施。

  2006年,天津成立了以市长为组长的“天津市发展循环经济建设节约型社会领导小组”,建立长效工作机制。近几年来,天津拟定了《天津市循环经济工业园区管理办法》,并将《天津市循环经济促进条例》纳入市政府立法计划。

  2007年,天津设立2000万元循环经济发展专项资金,重点支持汉沽盐场滩田苦卤综合利用、天铁冶金集团高炉余热发电等25个循环经济重点项目,带动相关投资8.7亿元。这些项目建成达产后,每年可节煤9.4万吨,节水313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18.9万吨,资源节约和环境效益明显。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也设立了年预算1亿元的节能降耗、环保专项资金。

  目前,天津结合构建生态工业、生态农业和绿色服务业的总体思路,以6个国家级循环经济示范试点为核心,依托39个市级试点单位,在工业园区、企业、小城镇的化工、钢铁、建筑、医药、食品、造纸、环保、服务业和农业等产业,大力推进循环经济发展。

  受益于节能减排和循环经济工作的开展,天津市节约能源资源,改善环境方面取得明显成绩。2007年,天津万元GDP能耗降为1.016吨标准煤,同比下降4.9%,降幅居全国第二位,二氧化硫和化学需氧量等污染物排放降幅均达到4%。2008年,天津万元GDP能耗降为0.95吨标准煤,同比下降6.85%。

  目前,天津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达到98%以上。利用钢渣、碱渣、粉煤灰生产优质建筑砌砖、水泥、环保烧砖及工程土。

  天津已建和在建的垃圾发电厂5个,其中,双港垃圾焚烧发电厂去年处理占全市四分之一的生活垃圾40万吨,发电量1.2亿千瓦时,相当于节约标准煤4.8万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