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主办单位: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天津再生资源研究所

办公地址:天津市南开区红旗南路247号 邮政编码:300191

电话:022-58696698 传真:022-58696698 津ICP备05005069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天津

友情链接:

logo

  • n01
  • n03
  • n02
>
>
>
【聚焦】天津危险化学品爆炸 环境监测或成拉锯战

新闻中心

【聚焦】天津危险化学品爆炸 环境监测或成拉锯战

  8月17日上午,在“天津市“8-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第七场新闻发布会中,天津市环保局总工程师包景岭介绍了环境检测的最新情况:在新增的27个氰化物筛查排查点位中,共有17个点位氰化物检出,其中3个点位超标,超标点位全部位于警戒区内。

  这一消息,确实让很多人长舒了一口气。然而,《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发现,此次事故的环境检测与监测,很可能成为一场耗时的拉锯战。

  清单去哪了?

  “最糟糕的是到现在还没有看到危化品的库存清单,这个是我怎么都想象不到的。”电话那头,华南理工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汪晓军的声调明显高出了许多。在他看来,这份清单的消失,很可能让现场检测陷入困境。

  “按照一般程序,防化部队到达现场之后,首先要弄清危化品的种类。”军事医学与药物化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冀胜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在普通化工厂中,存放危化品的品种和数量都是知道的,现在的问题是品种不清、数量不清,这些信息缺失都给救援和检测工作带来极大困难。

  同样感到不解的,还有几十年来一直从事环境监测技术工作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魏复盛。

  “每个仓库每个仓位中存着什么东西应是很清楚的。”魏复盛认为,即便是档案资料被炸毁了,当地管理部门也应该有备份资料。

  此外,检测工作的另一个难点则来自于危化品的连锁反应。“在燃烧爆炸的过程中,化学品之间很可能发生了新的反应。现在无法判断是哪些化学品可能发生了反应,无形中增加了检测的难度。”魏复盛说。

  一位从事危化品事故评估工作多年的业内专家向记者透露,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管理乱象,很可能与该行业中一个不能说的秘密有关。

  “危化品的管理与处置都是专营的,垄断之后便形成了高利润。”这位不愿具名的专家指出,干这种事的人很多都是有“保护伞”的。

  截至记者发稿,这份清单依然没有浮出水面。

  污染影响有多大?

  “氰化钠本身比较稳定,不会爆炸。”天津大学化工学院教授卫宏远指出,氰化钠遇热会分解成氰化氢这样的剧毒气体。同时,氰化钠又非常容易溶于水,遇到酸性介质也会释放出氰化氢气体。因此,必须注意防范氰化钠流失到地下水和排污管道中以及其对大气的污染。

  卫宏远强调,对于被氰化物污染的水系统,一定要采用科学、有效的方法,同时要对处理效果进行严格的实时监控。

  “水的问题一定要优先处理。”汪晓军说,污染物对土壤和地下水的影响,可能会存在很长一段时间。

  然而,对于污染物的存在介质,魏复盛最为担心的便是土壤。一般说来,土壤中的污染物是最难以消除的,它是水质污染和大气污染的归宿地。大气污染沉降到土壤之后,土壤又会成为多种环境介质的二次污染源。“比如,下雨后它会污染地表水和地下水,而在光照环境下,土壤中蒸发出的挥发性物质也会传播到空气中。”

  “而且这些被污染的土壤不能运到其他地方,那样新地方也一样会被污染。”魏复盛指出,对于“毒地”应当采取固化的方法,不让污染物具有活动性和迁移性,使其和矿物质结构形成固定的物质。

  此外,对于金属钠、金属钾、电石等遇水会爆炸的化学品的现场残留物排查也不能掉以轻心。

  任重道远的大工程

  专家认为,诸多不确定因素,很可能让现场检测与环境监测的时间跨度拉长。

  “与一般的化学品事故相比,此次事故的检测要困难得多。”陈冀胜强调,目前还处于事故应急救援阶段,接下来是后续的处理工作。“由于情况复杂,后续工作会更加细致,需要的时间也更长。特别是对于氰化钠的监测,要防止其渗漏,直到监测结果低于环境危害标准为止。”

  魏复盛对此观点表示认同,他同时指出,如果事发仓库中重金属物质存在,那么燃爆中会生成氧化物,在高温下具有挥发性,并形成细小颗粒物,这对人体有很大危害。“未来需要对附近的土壤和植物进行长期的跟踪监测和评估。”

  “爆炸点附近有很多居民楼,这次事件让老百姓心里有了阴影。”魏复盛强调,“我们必须通过风险评估来告诉老百姓他们身边有哪些污染物,以及这些污染物对空气、水质、土壤和人体健康会有什么危害。之前的环评是有问题的,相关人员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对于事故处理方案,有关专家也提出了建议。

  “应急事故处理是不会考虑钱的问题的,费用高一点也没关系。”汪晓军认为,但如果是长期性的工作,就一定要考虑哪一种方案是最合理又最省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