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天津再生资源研究所

办公地址:天津市南开区红旗南路247号 邮政编码:300191

电话:022-58696698 传真:022-58696698 津ICP备050050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天津

杂志社

>
>
电子垃圾拆解流水线“等米下锅”

电子垃圾拆解流水线“等米下锅”

管理:缺部门牵头 推广:缺环保观念 电子垃圾拆解流水线“等米下锅”

记者连日采访发现,一些有资质的回收处理从业者在困境中寻求突破,却因回收量不够而开工不足。破解电子垃圾回收难题,急需市民配合和政府重视。

居民配合,不是口头喊一喊,需要实实在在做贡献,不能只关心回收价,而要将环保当头等大事;政府重视,不是开会议一议,需要出台更完善更细致的扶植政策。

由于回收电子垃圾涉及环保、环卫、经信委、商务委、公安、工商、质监等多个部门,上海电子产品维修服务协会荣誉会长俞金标呼吁,确定牵头部门,明确各部门的具体职责,以便协调管理。

当企业和政府一起动脑筋,广大市民主动配合换脑筋,我们的子孙后代才能不伤脑筋。

机关事业单位回收重要来源

2009年,长宁区环保局会同区发改委、商务委、财政局等部门,制定《长宁区机关、事业单位电子废物回收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要求全区所有行政机关、事业单位将电子废物集中回收,无偿交给电子电器废旧物资回收利用中心。

办法实施以来,“新锦华”从区内的机关、事业单位共回收到1.8万件电子废弃物。“除了以旧换新的盈余,这部分收入帮助我们填补了大缺口。”

更早些时候,浦东新区在全市首开先河。环保、财政等6个委办局联合发文,要求浦东所有机关、事业单位的电子垃圾都必须统一回收处理,违规单位将受到处罚。

受政府委托,上海新金桥环保有限公司负责回收、处理,将电子垃圾中约90%的成分变废为宝,剩下10%不能利用的,交给危险废物专业处理企业,做无害化处理。

浦东新区政府还规定,机关、事业单位如处理电子垃圾不当,3年内不得利用财政事业经费,购置电子信息办公产品。希望借此在全区范围逐步建立电子废弃物收集管理网络。

机关、事业及企业、学校等单位的资源,外加生产企业的边角料和次品废品,是两家有资质企业回收电子垃圾的重要来源。“更广阔的市场,在老百姓家里。”上海金桥再生资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袁丹坦言,散落在居民家的电子废弃物,是潜力巨大的宝藏。“但回收量少,现状堪忧。多数电子垃圾,要么处于睡眠状态,要么流入了非正规渠道。”

回收深入社区成效难言乐观

袁丹所在的公司,2009年试运行,和“新金桥环保”同属一家集团公司。成立“金桥”,很大程度是为开拓电子垃圾散户市场,专注于回收,好让“新金桥”把更多精力集中于处置和再利用。

4年来,开设“阿拉环保网”,打造电子废弃物网上回收系统;推出“阿拉环保卡”,通过积分、礼品兑换或现金支付等方式,吸引市民;设计专用电子垃圾回收箱,已遍布浦东1000多个居委会的2000多个小区。

成绩不小,却难言乐观。

充电器、遥控器、墨盒等小件回收,是金桥的特色,去年收到了40万件,专用回收箱功不可没。不过,回收箱的布点,受到地域限制,主要集中在浦东。

与金桥的回收箱类似,上海森蓝环境资源有限公司的回收车已深入浦东约1500个住宅小区。本市共有7家企业拥有电子垃圾回收与拆解资质,金桥和森蓝均名列其中。

在吸引社区居民方面,森蓝也有换积分、送礼或付现金等多种方式,只是把固定回收箱换成了流动回收车。总经理周青介绍,大货车看似笨重,其实有不少好处。“既节省空间,不影响社区美观,又能及时处理电子垃圾,以免长期堆放,影响社区环境。”

森蓝从社区回收到的电子垃圾,也以小件为主,大件仅占一成多。周青透露,回收车进社区,不计前期购车等硬件投入,一年单在汽油、车辆维修、员工工资等方面就要支出60多万元。“可是小家电拆解流水线的净收益不到1/件,也就是说一年至少要收60万件,才能勉强达到收支平衡,现在的缺口还比较大。”

征收处理基金暂解燃眉之急

与小件电子垃圾相比,可利用价值更高的“四机一脑”,回收数量较少。这是电子垃圾回收处理企业共同面临的问题。

2011年,是家电以旧换新政策实施的最后一年,我们公司收到了72万台‘四机一脑’。2012年政策一停,上半年回收量暴跌,只有几千台。”袁丹介绍,去年下半年明显止跌回升,得益于一项新政策《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下称《办法》)

从去年71日起,《办法》开始实施,从源头上对家电生产企业收费,来补贴正规的回收处理企业,减轻电子垃圾废弃后带来的环保压力和污染风险。

首批列入基金征收范围的,是传统的“四机一脑”。《办法》第20条明确规定补贴标准:电视机85/台,电冰箱80/台,洗衣机35/台,空调35/台、微型计算机85/台。

新规推出后,给回收企业带来的直接好处是,向居民开价可大幅度提高,叫板“游击队”的底气更足。“比如电视机,最高能开到每台200元,超过了‘游击队’的报价。”袁丹解释,由于正规企业后期处理规范,防污染成本高,以往叫价总是PK不过“游击队”。有了补贴,就多了不少竞争力。

企业燃眉之急,得到暂时缓解,但新的烦恼又来了。在金桥回收到的“四机一脑”中,电视机占了90%,比例明显失调。“因为与其他几大件相比,拆解电视机相对简单,靠每台85元补贴,足以抗衡‘游击队’。”袁丹分析,“冰箱、空调等家电,拆解时的防污成本较高,《办法》规定的补贴不够,所以我们的回收价,还是缺少竞争力。”

焦点关注 回收应从社区抓起

两年前,13位市人大代表联名递交议案,关注上海废旧电子电器回收处理。在今年的上海两会上,又有多位代表委员关注“电子垃圾回收处理”,递交多份书面意见和提案。

每月设立回收日

市人大代表杨逢珉的书面意见很详细,对电子垃圾回收及再利用模式提出多个设想

政府发文,设立电子垃圾回收日,每月可指定一天,如每月第一个周六。回收车在这天按固定路线在固定时间行驶过主要居民点,安排志愿者随车帮助回收。

在公共场所及主要交通路口设立印有“美丽中国”图案的电子垃圾回收箱,可将废电池、节能灯和一般电子废弃物分类放入不同颜色的回收格内,每天由专车专人沿固定路线收取。

通过政府拨款或募集慈善资金等方式,设立电子垃圾回收、处理及再利用专项基金;由政府出面,建立长期的环保活动网站,建立网上回收渠道;各媒体定时播放公益广告。

居委会号召居民把家中电子垃圾交到指定地点,每个小区建立一到两个回收点;或提醒居民回收车本月经过社区的时间;或教会居民如何通过电话和网络,联系正规回收企业。

源头减产纳入考核

杨逢珉还建议,产品设计阶段多用环保新技术和新材料,从源头上减少电子垃圾的产量。“奖励生产环保电子产品的企业,如减免税收,政府优先采用等;反之则提高税收或收取高比例排污费;政府逐步通过立法规定,企业必须用哪些环保原材料和先进技术,其他则禁止使用。”

杨逢珉提出“基层环保联络员”的概念,由专人负责协调、跟踪电子垃圾的回收再利用。“在区县和市级层面,明确各级行政领导是辖区内电子垃圾回收再利用的第一责任人,订出年度考核目标,并作为工作考核内容之一。”她补充说,定期公示各级机构回收再利用数量,及年度目标达成率。年终考核各级分管负责人,奖罚分明。

街道广设回收

上海电子产品维修服务协会荣誉会长俞金标建议,“社区是最利于搭建回收、处理体系的平台。它直接与居民交流,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有优势。行业协会可以在回收的同时,提供家电维修服务。”俞金标设想,在全市每个街道内建立至少1个电子垃圾回收站,统一交到区、市回收站,再转交正规企业统一处理。

他坦言,这需要政府有关部门大力扶植和支持,制定相关法律法规,加强配套政策宣传,提供一部分专项资金,并确定牵头部门,解决多头管理的尴尬局面。

焦点链接国外电子垃圾处理法规

●欧盟环保“双指令”

欧盟20058月起实施《报废电子电气设备指令》,规定生产商、进口商和经销商负责回收、处理进入欧盟的废弃电子产品;出口欧盟的生产企业,必须支付相当于电子产品价格3%-5%的费用给专业回收公司。

另一项指令是20067月生效的《关于在电气电子设备中禁止使用某些有害物质指令》,规定投放欧盟市场的电器和电子产品不得含有铅、汞、镉等6种有害物质。

双指令涉及10大类、近20万种电子产品。

●美加“回收费单列”

在美国和加拿大,消费者购买电子电器时要向零售商缴纳回收或处理费。

20056月,美国加州通过法案,要求消费者买新电脑或电视机时,每件交纳10美元“电子垃圾回收费”。加拿大消费者如要购买一台29英寸以下的电视机或显示器,需交9加元“环境处理费”,如购买29英寸以上的,处理费涨到31.75加元。在加拿大,如把电子垃圾混进生活垃圾,将被处以至少50加元罚款,外加清理分类所产生费用的50%

●日本“花钱扔垃圾”

日本2001年开始实施《家电回收利用法》,贯彻“谁扔垃圾谁付钱”原则。消费者处理废弃家电时需要付费,包括回收利用费和收集搬运费。

处理时需交2000日元到5000日元不等的“回收费”。如果消费者私自处理,一经发现将处高额罚款。起初,回收法案仅针对空调、电视、冰箱、洗衣机,2009年又追加了液晶等离子平板电视机和衣服干燥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