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天津再生资源研究所

办公地址:天津市南开区红旗南路247号 邮政编码:300191

电话:022-58696698 传真:022-58696698 津ICP备050050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天津

杂志社

>
>
陈腐垃圾出路何在?

陈腐垃圾出路何在?

 

   北六环外,还未完全开通的南丰路东西两侧,一台长约25米的绿色机器轰鸣着。在它周围,堆得像小山一样的垃圾占据了近10万平方米的面积。不远处,一个正在开挖的垃圾坑已经向下掘进了十七八米。这些深埋地下和堆在地面上的垃圾,至少已有七年,它们被称作陈腐垃圾,所在的南邵垃圾填埋场是被定义为“只能填埋、没有进一步处理能力”的非正规垃圾场。

 
  几天前,首都环境建设暨市政市容管理工作会上,副市长张延昆要求,各区县、各部门必须全面遏制城市环境脏乱,对严重污染环境的非法填埋垃圾“零容忍”。
 
  在城市周围的非正规垃圾填埋场中,或置于地上或深埋地下的陈腐垃圾该如何筛分处理?筛分之后又该如何进行资源化利用?这样的问题正在拷问着城市管理者的应对能力。
 
  筛出塑料袋
 
  降低污染
 
  北六环外的南邵垃圾填埋场,被从中穿过的南丰路分成东西两部分,填埋场中的垃圾占用土地大约为10万平方米。
 
  昌平区市政市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2007年开始就不再向非正规垃圾填埋场的南邵垃圾填埋场运送垃圾,并开始将部分垃圾向阿苏卫垃圾场转运,并进行简单处理。时至今日,南邵垃圾填埋场就成了一块陈腐垃圾场。南丰路两侧堆放的生活垃圾和工业垃圾聚集在一起,一期有80万立方米左右陈腐垃圾已被重新挖掘并进行处理,二期目前预计有70万立方米。
 
  南邵垃圾填埋场上,一台长约25米的绿色机器发出隆隆响声,传送带将陈腐垃圾运到了机器的“胃”中。20分钟后,它就吐出了刚刚被挖出的一车陈腐垃圾。
 
  “这台机器是垃圾筛分设备,是去年9月份才安装在这里,专门用来对付陈腐垃圾的,目的是将陈腐垃圾中建筑垃圾、编织物、泥土、废铁、木屑和不可降解的轻质物,主要是塑料袋等分开。”北京金亮点市政园林工程有限公司负责南邵垃圾填埋场陈腐垃圾处理的公司总经理助理孔庆锋说,治理的方向就是将非正规的垃圾填埋场中的垃圾进行分类处理。2009年至2012年,在昌平、顺义等地区一共处理陈腐垃圾150万立方米。
 
  “垃圾处理的方式多以填埋为主,整体的工作量非常大,也就出现了许多非正规的垃圾填埋场。”孔庆锋认为,我国垃圾分类前端处理并不好。填埋之后的垃圾会被矿化,经过自然的微生物分解、发酵,多年以后,沼气被吸出,剩下的就成了现在可以看到的陈腐垃圾。“将陈腐垃圾挖出后,垃圾中的有机物含量很低,基本剩下的都是尘土和不可降解的物质,再次筛分的目的就是将不可降解的筛出,主要是塑料袋,这样做可以将这些物质对环境的污染降到最低。”
 
  6步骤筛分打包垃圾中的塑料
 
  填埋场一角,堆放着几十捆打包完成的塑料袋,每捆重约300公斤。“这些塑料袋要通过6个步骤才能从陈腐垃圾中被筛分出来。”
 
  一辆卡车对准垃圾筛分设备的上料口,大约5米之外,两个工人将滚动的传送带上的大块石头进行人工分拣,以免石块砸损设备。传送带上的陈腐物显现出灰黑色,已经很难分辨是些什么垃圾。经过初次分拣的沉淀垃圾通过滚筒上料传输机,慢慢地运向八角形的滚筒筛。滚筒筛像搅拌机一样,将垃圾摇散,金属垃圾与滚筒筛发出阵阵撞击声。
 
  孔庆锋说:“垃圾在滚筒筛中转动时位移升高,并不断撞击,产生摔投作用,将垃圾物料强化分散,减少后面的处理难度。”
 
  垃圾会被分成三部分,其中被分成20毫米以下的有机土和20至40毫米的惰性物。20毫米以下的有机土输出机流向接料车,“这些有机土被运到临时存放区,可以直接用于园林绿化。惰性物也通过输出机上接料车,可以直接回填使用。”孔庆锋抬手指向已经被摇散的垃圾说,之后还要再进行一次人工分拣,将隐藏在垃圾中的大石块分拣出来。二次人工分拣后的陈腐垃圾中含有的金属、电池等物质将会被磁选机吸走。
 
  陈腐垃圾进入最后一步筛分,一个长六七米,高四米左右的铁笼子在等待着筛分后的垃圾,“这个笼子是网风箱,在这里才能筛分出塑料袋和其他垃圾。”
 
  传送机将垃圾运进风箱,垃圾突然受到向前、向上、横向三个方向的风力,猛烈的大风,把塑料袋死死地贴在网箅上,“这个风选装置由传输机、抛选机、大型离心风机、轮流风机组成,不同方向的风力将垃圾按照质量的轻重进行分离。从重物输出机出来的基本都是砖头和石块,塑料袋和可燃杂物。轻质物废塑料上的泥沙量不超过10%。”
 
  通过塑料输出机,塑料袋不再全是灰黑色,露出了一点本来的颜色。进入打包机后,工人将成捆的塑料袋运送到临时存放点。孔庆锋说:“每天两个班组,24小时进行处理,每天大约能处理2000立方米的陈腐垃圾。”
 
  废弃塑料袋大变身
 
  这些成捆打包的塑料袋的下一个去处就是破碎清洗线,在那里废弃的塑料袋将变身成为可以继续循环使用的塑料颗粒。
 
  在位于昌平区的绿城伟业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大院中,几百捆已经打包的塑料袋码放在院落中,“这些都是从陈腐垃圾中筛选分离出来的,在这里它们不再是废物了,很快会变成有用的塑料颗粒。”
 
  车间外,经过人工拆包、选料,废旧塑料排着队从进料口进入破碎机,开始清洗过程。破碎时,水流也在冲洗着废弃塑料,大块的塑料被切割成碎片,“等待它们的是第二次清洗和破碎,通过传送带进入清洗池第三次清洗。”绿城伟业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郭卫东说,清洗后的废弃塑料进入泥水分离机,废水和泥沙从机器中被甩出,“泥沙会被放置在临时存放点晾干,可以作为有机土。废水并不外排,经过污水池沉淀和处理后,产生的清水再进入清洗池,循环使用。”
 
  废弃塑料露出了原有的颜色,从传送带进入一台10多米长的浮选机,“目的是分出很难加工的硬塑料。”三个工人站在浮选机的末端,将废弃塑料碎片集中推向库房。“这些破碎的塑料马上就会成为塑料颗粒。”
 
  造粒车间中,塑料经过造粒机塑化,在高温下被挤压成条状。经过水冷却后,条状塑料变成黑色,切割机将条状的塑料切割成米粒大小的黑色颗粒。郭卫东说:“这些黑色的塑料颗粒可以做成垃圾桶、花盆,产生的废气经过风道收集、油气分离,再通过水喷淋机、除烟机、除味机达到排放标准。从不可降解的塑料袋,到可以循环利用做成塑料制品的颗粒,深埋在地下的废弃塑料就完成了变身的过程。”
 
  电池吸出后
 
  该如何处理
 
  郭卫东算了一笔账,经过处理后的塑料颗粒,每吨售价为3800元。“但是从前期的筛分到后期处理,卖颗粒的钱还不够整体筛分、清洗、处理的。政府相关部门也有一定的补贴,市区两级政府拿出1.3亿元支持企业筛分、清运、处理陈腐垃圾,否则企业很难维持下去。”
 
  孔庆锋说,2009年至2012年,在处理的150万立方米陈腐垃圾中,有近50万立方米的不可降解的塑料袋被循环利用。经过筛分,理想状况能做到零消纳。“对于处理陈腐垃圾,并不仅仅是将不可降解的物质筛分出,而是要对筛分物进行处理。最好的方式就是资源化处理,也就是可循环利用。通过筛分处理,将垃圾分类,能够降解的物质以及泥土经过处理后再进行回填。上面按照要求盖上1米到1.2米的泥土,再进行绿化处理。”
 
  昌平区市政市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通过对四处非正规垃圾填埋场的治理,节省土地面积约为12万平方米,逐步让垃圾变废为宝。
 
  虽然南邵垃圾填埋场已经做了水源隔离,进行防渗透处理,防止垃圾对地下水污染,但孔庆锋仍有担忧:“比如对杂物的处理,对橡胶类、木屑、金属等都需要进行相关的工艺处理才行,但现在能做到的只是用磁铁将金属和电池吸出来,吸出来之后如何处理还是问题。再比如垃圾处理现在还不能做到完美的资源化和能源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