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天津再生资源研究所

办公地址:天津市南开区红旗南路247号 邮政编码:300191

电话:022-58696698 传真:022-58696698 津ICP备050050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天津

杂志社

>
>
废旧手机电池都跑哪儿去了

废旧手机电池都跑哪儿去了

    “22部废旧手机和电池,这就是我们一整天的全部收获。”4月18日下午5时,华星环保集团负责人周先生显得疲惫而无奈。在先后走访韩庄子、郎家园以及菊儿胡同三个社区,举办废旧手机公益回收活动之后,这样的结果显然无法称得上圆满。
    作为北京地区惟一一家国家规范试点废旧电器回收企业,华星集团每年的废旧手机电池回收量不足300台,这与北京早已突破千万台的手机保有量相比几乎是九牛一毛。作为一块就可污染6万升水(相当于3个标准游泳池)的电子垃圾,废旧手机电池的正规回收却远未形成规模。那么,为什么环保企业回收电池如此艰难?究竟消费者手中的废旧电池流向何方?
    公益活动覆盖三社区仅回收22台
    “我们举办此次活动的目的就是宣传废旧手机电池给环境造成的危害,号召大家将废弃不用的手机和电池无偿提供给我们进行正规拆解。”华星环保集团负责人周徐表示,为了准备此次活动,工作人员准备了大量宣传资料,从一大早就来到韩庄子、郎家园以及菊儿胡同等社区摆摊设点。可是一整天下来,走访了三个社区依然应者寥寥,最终回收的废旧手机和电池仅仅22台。
    “22台,基本上就是我们平均一个月能够拿到的废旧手机以及电池的总量了。”周徐表示,目前华星集团仅仅依靠每月举办数次走进大学校园和社区的公益活动回收废旧手机电池。按照这一数据计算,华星集团每年的废旧手机电池回收量仅有200多台。“这样的数量我们拆解企业当然吃不饱,可是又无能为力。”
    希望正规回收苦于没门路
    与拆解企业遍寻废旧手机电池而不得的尴尬相仿的是,一些消费者也难以找到正规拆解的“门路”。
    “我早就知道废旧手机电池对于环境有很大的污染,可是不扔掉,也没有人来上门回收。”市民王女士表示,自己是数码产品爱好者,尤其是手机,平均每两年就要换一个,几年下来各类手机电池、充电器积攒了一堆,虽然毫无用处可也不想随意抛弃,只好一直堆在柜子里。而在二手交易网站“站台”网上,一些网友也纷纷发帖询问如何妥善处理废旧手机,尤其是电池、耳机、充电器等配件。
    不扔,留着毫无用处;扔了,又怕污染环境——王女士的例子并非个例。据统计,我国目前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手机生产国和消费国,而人们更换手机的周期也由过去的三至五年缩短到18个月左右。而根据诺基亚去年对手机用户进行的废旧手机回收情况调查,我国废旧手机回收率仅为1%。
    手机卖场回收电池报出百元高价
    既然正规拆解回收企业如此“惨淡”,大量的废旧手机和电池都到哪里去了呢?
    “卖手机吗?”上周六,记者在位于南三环木樨园的一家手机卖场内看到,大量柜台上都摆放着“回收手机”的招牌,还不时有人上前询问是否出售手机。在一家摊位上,店主给记者带来的一款诺基亚E63手机及电池开出了700元的回收价格,但当记者提出不卖电池时,立即将价格降到了550元。“这手机就属电池值钱了。”这位店主表示。不过也并非所有的手机电池都有个“好行情”,针对记者拿出的另一款三星手机电池,店主则直接表示不愿回收:“这个我也卖不出好价钱,顶多给你20元。”
    “这些回收旧手机电池的商家,无非是将电池翻新销售或者简陋拆解。”华星集团负责人周徐表示,叫价高的废旧电池,往往只“旧”不“废”,还能继续使用,不法商家将其更换外包装后当成新电池销售牟利;而没有利用价值的旧电池则转手卖给一些作坊式的拆解企业,而拆解了可回收的贵金属后,废弃物往往随意丢弃焚烧,会造成土壤、大气和地下水的严重污染。
    消费者和拆解企业之间需要“桥梁”
    废旧手机和电池交给正规拆解企业,不仅要免费提供,而且缺乏渠道;卖给手机商贩,还能获得收入——正是如此鲜明的对比,让正规拆解企业获得废旧手机电池困难重重。周徐表示,这对于拆解企业而言确实“非常无奈”。“一块电池,用环保手段拆解它的过程,本身就是需要成本的,如果再花钱从消费者手中买,就完全是贴钱,我们毕竟是企业,要考虑运营成本。”
    “废旧电子产品的正规回收不是一日之功,我们还是会继续做公益宣传活动。”对于废旧手机电池的正规回收,周徐表示,下一步华星将与更多的大专院校和小区物业合作,走进校园和社区宣传正规回收,提供给消费者更多的正规回收渠道。但他同时希望消费者和拆解企业之间能出现更多的“桥梁”,帮助废旧手机电池步入正规回收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