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天津再生资源研究所

办公地址:天津市南开区红旗南路247号 邮政编码:300191

电话:022-58696698 传真:022-58696698 津ICP备050050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天津

杂志社

>
>
上思发展循环经济推进“绿色崛起”走出新路径

上思发展循环经济推进“绿色崛起”走出新路径

  糖厂排污口“清泉流淌”,10多条五彩锦鲤在水中畅游。

    虽叫糖厂,却生产朗姆酒、糠醛、生物肥等高端产品。

    全厂九成以上废水、废渣都被循环利用,接近“零排放”。

    一谈到企业,不少人会立马想到污水横流、粉尘满天等场景,可走进上思县的两家糖厂,这些既定的印象就遭到了颠覆。

    变废为宝:国内领先的模式

    一辆辆油罐车,在昌菱制糖公司后面排成几百米的长队,等待灌装酒精发酵液。一条条喷枪,将褐色的液态生物肥,喷到摆好了蔗种的蔗地里,泥土受液体的冲刷,自然将蔗种盖好。

    在妙镇联合村奎良屯村民黄子健告诉笔者,使用酒精发酵液喷淋蔗地,不仅每亩能省化肥300元,还省了施肥的人工,甘蔗还能增产2~3吨/亩。

    目前,上思两家糖厂的酒精发酵液经过处理后变成液态生物肥,每年可喷淋蔗地6万余亩,不仅节水抗旱、增加肥力、提高甘蔗单产,还避免了污染,变废为宝,每年可为糖厂、群众节支增收约6000万元。

    该县环保局局长熊倧正介绍说,酒精发酵液在上思供不应求,该县两家糖厂也成了广西103家糖厂率先达到酒精发酵液向水体零排放的企业。

    2009年3月,广西农科院在上思试验的“酒精发酵液在蔗田的环保资源化利用”课题,通过了自治区科技厅组织的专家组验收,鉴定委员会一致认为,该课题的总体研究成果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而在几年前,人们把酒精发酵液叫做“酒精废液”,是糖厂每年投入上千万元处理的废料之一。在上思两家糖厂,除了生产白砂糖、赤砂糖、酒精之外,还剩余有酒精发酵液、糖蜜、蔗渣、滤泥、煤灰等“废料”,成了糖厂利用价值不大,丢了又可惜的“鸡肋”。

    同样,在2011年之前,糖蜜只能用来生产酵母、酒精等低端产品,如今引进专利技术,用来酿制朗姆酒,产值增长了20~30倍。2012年5月,时任自治区主席马飚到上思调研,认为上思朗姆酒的研发生产,为广西壮大甘蔗循环经济提供了重要启示,对提高广西产业水平和产品竞争力具有重要意义。

    昔日的“废料”,如今全成了宝贝,一条“资源―产品―再生资源”的闭合循环经济链初步形成,上思蔗糖产业走上了“蔗、糖、酒、生物化工”一体化的发展新路子。

    “我们积极抓好‘一根蔗经济’,进一步优化产业链,使每根甘蔗都能得到充分利用,从头甜到尾,从而实现资源的循环利用,经济和生态效益的最大化,为建设‘绿色上思、生态上思、美丽上思’ 打好基础。”上思县县委书记宾正迎如是说。

    环保效果:令人震撼的视觉

    一条条五彩斑斓的锦鲤,在清澈的鱼缸中畅游。鱼缸里水草绿意盎然,宛如一幅图画。这是4月中旬,笔者在上上糖业公司末端水排污口看到的场景。经过多重处理后的制糖废水,肉眼看起来,水质跟日常的自来水没有什么区别。

    在排污口旁的COD监测室里,污水自动监控设备上闪烁着一行红色的数据:29毫克/升。按照国家要求,废水中的COD值小于等于100毫克/升为达标排放标准。显然,该厂排放的水质已大大优于国家的标准,说明该公司的生产废水已实现达标排放。据介绍,该县两家糖厂已通过自治区环保局清洁生产审核验收。

    而在2008年之前,糖厂的酒精发酵液、末端水基本上没有什么处理,就直接排放到该县母亲河——明江。2007年秋,该县污染事件被自治区政府“黄牌警告”,列为挂牌督办环境问题。

    2008年,该县上上糖业、昌菱制糖两家糖厂总共投资3550万元,建设了污水和酒精发酵液处理系统。于是,我们才看到了本段开头“锦鲤畅游”的画面。从“黑河”到鱼缸,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视觉反差。

    “上思是‘中国氧都’,不管发展什么产业,都要以保护环保为主线,贯穿经济发展始终。”上思县县长彭景东介绍说。因此,为了减少排放,这两年该县还投资1700多万元,在两家糖厂修建了抽水站,将糖厂排放的末端水用来浇灌蔗地,新增灌溉蔗地1万多亩,达到了减少污染,促进甘蔗抗旱增产的效果。

    据该县环保局测算,2008年以前,两家糖厂每年要排放末端水1100多万吨,如今修建了环保设施、利用末端水灌溉后,每年的末端水排放量剧减至260多万吨,节水减排近七成,对改善当地的水体环境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经济效益:天壤之别的变化

    “如果仅生产白糖和赤砂糖,按照目前的糖价,我们糖厂就会亏本。因此我们必须上马朗姆酒、糠醛、生物肥等项目,让所有的废料、废液循环利用起来。”4月22日,昌菱制糖公司总经理秦兑明介绍说。

    据测算,目前昌菱公司每压榨7.5吨甘蔗,能生产1吨白糖和0.12吨朗姆酒。吨糖成本高达5300元,而目前白糖市价仅为5400多元/吨,也就是每吨糖的利润仅为100多元钱。如果没有其他的产品,两家糖厂几乎入不敷出。然而,据测算,这0.12吨朗姆酒的产值却高达1.2万元,且成本较低,其效益自然可观。

    目前,该公司可年产朗姆酒1万吨以上,产值超过10亿元,预计年利润总额2.6亿元,这无异于从废料里挖出了金子。

    糠醛是一种液体,能从甘蔗压榨后的废渣中提取出来。该项目每年可生产糠醛1万吨,年产值近1亿元,年利润多达2000多万元。

    提取糠醛后的蔗渣,仍可用来焚烧发电。据测算,该县两家糖厂每年对外销售的电力,可收入500多万元。

    除此之外,该县两家糖厂均兴建了生物肥项目,利用滤泥、煤灰等废料生产肥料。其中,昌菱公司的生物肥项目将在今年6月投产,一期项目年产值将达5000多万元。

    也就是说,将糖蜜、蔗渣、滤泥、煤灰这些不起眼的废料利用好,每年可为两家糖厂实现10多亿元的产值,利润约达3亿元,这意味着糖厂“副业”的利润将比白糖、赤砂糖、酒精等“主业”的利润要高,相当于再造了两家糖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