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天津再生资源研究所

办公地址:天津市南开区红旗南路247号 邮政编码:300191

电话:022-58696698 传真:022-58696698 津ICP备050050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天津

杂志社

>
>
发泡餐具解禁之手如何改变市场格局?

发泡餐具解禁之手如何改变市场格局?

 5月1日起,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正式解禁,曾经因“禁白”繁荣的一次性环保餐具行业会不会受到冲击?

市场上到底有多少种餐具?

什么才是环保餐具?可降解餐具就等于是环保餐具吗?可降解餐具使用中有多少问题逐渐暴露?

一次性发泡餐具禁用14年间,给可降解的环保餐具提供了巨大的市场空间。现在市场上可以见到的一次性环保餐具材料有纸板涂膜、植物秸秆、纸浆模塑、食用粉模塑和非发泡塑料几种。其中,非发泡塑料是最主要的材料。

“降解一直都是一次性餐盒在技术上比较难解决的问题。”国际食品包装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董金狮对记者说,解决发泡塑料餐具废弃物的途径主要是纸质等餐具代替、降解塑料、回收利用以及填埋、焚烧等。

然而,在实际应用中,一些可降解餐具的问题逐渐显露出来。据了解,纸质餐具总体污染严重,价格高,使用性能差,原料来源紧张,不符合国情。光——生物降解餐具由于缺乏相关标准,假冒伪劣、添加工业原料等问题层出不穷。食用粉模塑使用粮食作为原料,占用珍贵的粮食资源,与人争粮。秸秆餐具受限于原料来源、技术和成本的问题,难以推广。焚烧、填埋、降解等处理办法无法彻底解决污染问题,并会产生新的污染。

北京君知晓公司销售经理姜长志向记者讲述了北京市一次性餐具市场存在的一些产品质量问题,“有些所谓的环保塑料型餐具,生产中用工业级塑料原料以及废塑料代替食品级原料,任意加入工业石蜡以及滑石粉等,产品以及包装箱上没有企业标识,但是在外包装以及快餐盒上却醒目地打着‘环保餐盒’、‘降解餐具’或‘城市环保’等字样,其实这类不易降解、没有回收价值的产品根本不符合卫生要求和环保要求。”

董金狮指出,实践证明,各种降解产品的安全卫生性能都较纯塑料原料产品差很多,许多产品对人体的健康无法保证。目前世界上正在使用的各种“可降解塑料”,不论是光降解、生物降解或其他降解,都并非真能将塑料转化成可融入土壤的无害物质,而仅仅是分裂成体积较小或者分子量较低的塑料块而已,要在任何环境下快速地彻底分解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要相信可降解、环保、淀粉基等之类的宣传文字,目前环保餐盒没有标准依据,而降解餐盒只能是生物可降解,国家标准中已经将光降解和光生物降解餐盒废除,重点强调的是产品的安全性能和可回收利用性能。”董金狮指出,经过多年探索,环保餐具的内涵已经从简单的可降解逐步转变成可再生利用。

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木塑、复合材料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刘嘉表示,所谓环保餐具,就是用纸浆、纸板、食用粉、植物纤维等材料生产的餐具。它们必须是易回收、易处置和易降解三种类型,降解只是其中的一种。现在塑料餐具只有回收利用加工成其他原料成品,至于“塑料餐盒可以降解”的宣传是企业欺骗消费者的行为。

董金狮告诉记者,近年来,国家对餐具可标“降解”的要求更加严格,如生物降解率须达到60%以上(即使用完的餐盒在3个月内有60%以上的材料变成二氧化碳和水等,对环境无害的物质),有淀粉成分的可降解餐具淀粉含量不得低于40%等。董金狮表示,可降解餐具只表明不污染环境,并不等于是环保餐具。

此外,国家还对塑料一次性餐具的耐热水性能、耐热油性能、漏水性能、负重性能以及微波炉耐温性能等都作了具体的规定,这相当于间接承认了“不可降解餐具”的合法身份。

在这种思路指导下,PP(聚丙烯)等塑料餐具得以普及和推广。

解禁后市场会有怎样的变化?

到底消费者愿意选用什么样的餐具,专家各执一词

“一次性发泡餐具对纸质、PP等餐具生产企业构不成威胁。”董金狮并不担心一次性发泡餐具会对其他环保餐具造成冲击,“不同产品有不同特色和优势,完全可以相互规避。”

据介绍,发泡餐具优势在于成本相对低廉,纸质餐具、PP餐具质量较好。现在用发泡餐具的多是一些小吃点、烧烤店、早点摊,“大中型餐馆都不会用发泡餐具,因为产品档次不高。”董金狮解释说,很多纸质、PP餐具要优于发泡餐具,而且可以在上面印刷图案。“这一点发泡餐具很难做到。”

“而且公众大多认识到发泡餐具可能会有害,如果经济条件允许,消费者会倾向于环保餐具。”董金狮对环保餐具的未来充满信心。

刘嘉则比较看好纸浆餐盒:“现在纸浆餐盒可以利用各种回收原料降低成本,若是按照国家的要求,塑料餐盒的成本也和纸浆差不多。实际情况是,塑料餐盒现在涉及的问题比较多,诸如环保、健康和回收利用等。”

“北京每天大约要消费200万个一次性餐盒,塑料占60%以上,发泡和纸浆各占约20%。”董金狮告诉记者说,在北京市,纸浆等环保餐盒的发展越来越不及塑料,主要的问题就是塑料的成本低,市场比较认可这种“物美价廉”的塑料餐盒。

董金狮介绍说,一次性餐具是“微利产品”,一只正规生产的PP餐盒,成本约两角钱,企业的利润保持在10%以内,有些甚至每个餐盒只挣几厘钱。

北京市君知晓包装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肖志军介绍说:“我们用的原料是由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燕山分公司出厂的聚丙烯,要1.1万元/吨,按照每个餐盒标准重量为14克计算,每个塑料餐盒纯原料费用是0.15元,加工费和税收等要4分钱,最后利润是约2分钱左右。”

什么样的餐具有回收价值?

相关产能达到500多亿只,庞大的使用量会催生回收利用链条

针对一次性餐具市场的混乱局面,从2008年1月1日起,食品用塑料包装、容器、工具等制品生产企业只有获得QS生产许可证后,方可生产,否则将对生产者、经营者以及使用者依法查处。

自从2008年对一次性塑料餐饮具实施市场准入制度以来,一次性塑料餐具的质量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以北京为例,根据北京环保餐具联合组织的调查,已有40多家一次性塑料餐饮具生产企业获得了QS生产许可证,占北京一次性塑料餐饮具市场80%以上。截至2010年2月底,全国获得各种一次性塑料餐具生产许可证的企业已有1000多家。各种一次性餐饮具如杯、盘、盒、碗等的产能达到500多亿只。同为塑料餐具的PP餐具生产企业也获得了生产许可证。

董金狮指出,根据发达国家走过的道路以及我国的实际情况,对各种包装废弃物进行回收再利用是惟一可行的办法,降解只是回收利用的补充。

据统计,北京市平均一年就要消耗30亿个塑料袋、7亿个一次性塑料餐具和5亿个塑料瓶子。庞大的使用量催生了一个回收利用链条。

“PP餐具现在就有拾荒的人回收。”董金狮告诉记者,由于PP原材料回收利用价值较高,因此回收体系建立并不困难。“一次性发泡餐具回收难点在于重量过轻、不好处理。如果处理不当很容易造成二次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