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天津再生资源研究所

办公地址:天津市南开区红旗南路247号 邮政编码:300191

电话:022-58696698 传真:022-58696698 津ICP备050050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天津

杂志社

>
>
垃圾综合利用:理想很美现实不易

垃圾综合利用:理想很美现实不易

 

一年来,从原佛山市卡邦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CEO到佛山市碳联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办人,唐锦成经历了从一家环保企业的陨落到另一家的新兴,唯一不变的是继续在佛山宣传他的垃圾回收、环保经营理念。

  正当关于填埋还是焚烧的争论令垃圾处理的方向陷入迷雾时,变废为宝、将垃圾综合回收利用,似乎指出了一条光明的出路。不少民企也从中捕捉到商机。禅城卡邦环保、南庄小西湾、三水正合生物能源等企业纷纷以技术和资本抢滩垃圾处理前端“淘金”,实现环保效益与经济收益的双赢。
 
  然而,打造环保循环产业链的蓝图尚未来得及完全展开,禅城卡邦就中途夭折,退出了“吞厨余”的产业队伍;正合生物、小西湾等垃圾处理企业也面临盈利模式的困惑。
 
  “吃下”垃圾,“吐出”有机肥、生物柴油、再生砖……看上去很美,但却遭遇到再生产品身份不明、销售不畅等坚硬的现实。
 
  “变废为宝”的循环经济设想
 
  正如那句流传甚广的俗语“世界上没有垃圾,只有放错了位置的资源”。
 
  一直以来,普通家庭在每次大快朵颐之后,都习惯把餐厨垃圾的油水倒进下水道,食物残渣则用塑料袋装着,与其他生活垃圾一起处理掉。这种处理方式不仅会造成城市下水道“肠阻梗”,还将造成资源的浪费。
 
  正如那句流传甚广的俗语:“世界上没有垃圾,只有放错了位置的资源。”唐锦成对这句话也深信不疑。他分析,目前很多地方的垃圾处理模式主要着重于技术和后端处理,忽略前端处理,典型代表如填埋式、焚烧式等。这几种方式需要大量土地资源和财政投入,并且对空气水体污染较大。而前端处理的模式既能变废为宝,又能产生社会效益,如果形成产业链,其社会影响无疑是巨大的。
 
  “我的目标就是将垃圾管理的前端和后端贯通,对餐厨垃圾处理进行全产业链的打造。”
 
  去年2月开始,在禅城区张槎街道的弼唐村农民公寓、创意产业园和冼可澄小学几个地方都多了一台“吞垃圾”的机器,它把垃圾“吞”进肚里,经过油渣分离、粉碎,再经30种生物菌发酵和蚯蚓处理后,将“吐出”生物肥料。这正是唐锦成投入近300万元的环保产业项目。
 
  事实上,早在2005年,在三水西南街道南岸村的一个偏僻角落里,佛山正合生物能源有限公司就开始做起餐厨垃圾的“生意”通过收集餐厨垃圾中废弃的动植物油脂,可转化为生物柴油等清洁能源,在同行中,它曾是广东省规模最大的、专业生产生物柴油的企业。
 
  “三水有3家生产生物柴油的企业,技术都比较成熟。”三水区经促局科技发展科科长唐智明介绍,正合生物能源公司是其中一家技术比较领先的公司,该公司与华南农业大学、中科院广州能源所开展了多个合作项目,其产品达到或优于美国生物柴油标准,如能保证餐厨垃圾的收集,将会有不错的发展势头。
 
  就在同一年,在禅城南庄镇贺丰村外海大基,用以破解陶瓷废渣废泥处理困局的小西湾固体废物处理中心正式投入使用。这是一家专门为南庄及周边各区的陶瓷企业而量身定造的环保配套企业,也是禅城区首家引入民间资本投资的陶瓷固废综合利用项目,处理后的废渣将用于循环生产新型环保建材产品。
 
  “按照机器每天工作4小时来计算,一个厨余垃圾处理中心月处理垃圾量是3吨。分离出的油脂可以卖给化工厂,每吨可获利约4000元。而餐厨残渣,则提炼成化肥,每吨价值3000元左右。”去年唐锦成在谋划着这个项目收益的时,显得信心满满。
 
  终端产品市场碰壁难“吃饱”
 
  许多公司都具有把餐厨垃圾转化为生物柴油等清洁能源的成熟技术,但却普遍面临着共同的困境:只有环保效益。
 
  然而,要实现这样循环产业链并不容易,每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会影响到最终的效益。
 
  “我们最大潜在对手是"地沟油"的不法商贩。”正合生物能源相关负责人坦言,公司的回收价格并无优势,在与不法商贩争夺潲水油的过程中,公司一直处于下风。
 
  据其介绍,正合每年可处理4万—5万吨潲水油,但实际却难以达到这个量。“实际上每年只能回收几千吨,也因为目前盈利前景不明朗,从银行很难贷到款,资金也存在困难。”
 
  据了解,目前在佛山,像正合生物能源这样的餐厨垃圾处理企业已超过6家。这些公司大多具有把餐厨垃圾转化为生物柴油等清洁能源的成熟技术,但却普遍面临着共同的困境:只有环保效益。
 
  据正合负责人介绍,生物柴油不含硫、铅、卤等到有害物质,燃烧彻底,污染物排放少,环保指标优于石化柴油。但生物柴油在国内市场上售价一般只能卖到6000—6500元/吨,而一般石化柴油价格目前在8000元/吨左右,存在1500—2000元/吨的价格差。“而且没有政府补贴,把原料、人工、设备、水电等综合成本相加,基本赚不了钱。”
 
  另一个问题则是销售渠道受限。“常规的柴油销售渠道基本被垄断,只有一些民营加油站为了降低成本,才会从我们这里采购。由于供给和需求两端都受限,总量上不去,市场开拓也比较难。”该负责人说。
 
  卡邦的“每吨价值3000元左右的有机肥”在打出市场时,也遇到相似的瓶颈。
 
  “我们日产100吨肥料都没问题,但政策不许可,注定这些用厨余垃圾生产出来的化肥到达不了流通领域。”唐锦成说,任何肥料在上架前必须通过国家认证,但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用厨余垃圾制造出来的肥料不能得到认证。这意味着,卡邦公司每天生产出来的化肥,难以产生经济效益。
 
  “在试点阶段小打小闹地做是完全没问题的,但真正要上规模地收集厨余垃圾并把肥料拿去卖,就显得很艰难。” 去年6月,循环再生产品长期无法回利,让前期的投入接近“打水漂”,卡邦公司最终退出了“吞厨余”的企业队伍。
 
  而在小西湾,尽管利用陶瓷废渣循环生产的半轻质砖、瓷粉煤灰砖等产品曾获“禅城区科学技术奖励二等奖”。但有知情人士透露,这种瓷砖在市场上的位置比较尴尬。“谁都知道这是一个很环保的产品,代表着循环经济,但没有权威机构证明,国家相关鼓励政策也不够明朗。”
 
  “没有标准,产品就没有"名分"。没有施工规范,很多施工单位就不敢用。”华南理工大学教授吴建青认为,没有标准,企业就不敢大力宣传产品是用废渣做的,因为担心消费者误会,以为用废料做的就不好。
 
  从环保效益到经济收益的出路
 
  “作为民营公司,要做成一件事,如果只是符合社会公益效应,而忽略了法律、市场的时候,注定会失败。”
 
  当公众将焦点集中在垃圾处理的出路问题时,却很少有人关注,那些接收了数量庞大的垃圾的环保企业,它们的经营出路又何在?
 
  在总结过去的失败经验时,唐锦成说,“作为民营公司,要做成一件事,如果只是符合社会公益效应,而忽略了法律、市场的时候,注定会失败。”
 
  对于这些必须靠营利来维持日常运作的民营企业而言,如何将环保效益有效转化为经济收益,是解决其生存问题的当务之急。
 
  “在垃圾处理的问题上,政府应该理顺与市场的关系。”身为环保专业人士,同时又是佛山市政协委员的罗斌华认为,佛山应结合自身的产业布局,制定相关而全面的垃圾处理方案,对民间资本放开市场限制,引入更多的专业垃圾处理企业去从事“清道夫”的角色。
 
  他认为对垃圾处理产业的扶持或可参照LED产业发展之路。“与垃圾处理产业的当前遭遇相似,LED行业也曾遭遇过"劣币驱逐良币"的窘况,但后来通过树立标杆企业、定立准入的产品标准,规范了市场秩序,同时还向这些标杆企业提供一定补贴,从而增强其在市场上的价格优势。最终在LED行业中,标杆企业成功占领到最大的市场份额,垃圾处理产业能否也仿效这种模式,实现逆袭?”
 
  正合生物能源公司相关负责人则建议,政府补贴具备一定资质的垃圾收集公司,让其在与地下黑作坊的竞争中取得价格优势。这是一个公益性项目,投资大、效益低、回收期长,对于投资该项目的企业应给予税收优惠,对收运餐厨垃圾的车辆应免征各项税费。
 
  作为一个新兴产业,中国环境科学院研究员赵章元对垃圾处理产业在综合利用处理方面的探索十分看好,他认为,其中有巨大商机:在垃圾处理过程中,要把环境作为资源看待,先把垃圾分类,再将不同类别的垃圾利用起来。“要将垃圾处理成本记入产品成本,生产者要负责回收再利用;政府则应适当给予政策和资金上的扶持,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动向
 
  转做环保APP的另类“回归”
 
  “卡邦”模式所遭遇的挫折,并未让唐锦成丧失信心。今年他又成立了一家新的公司佛山市碳联科技有限公司。这一次,他选择利用IT技术,去逐渐培养市民环保意识及格良好的环保习惯。
 
  “我们利用IT技术设计一个平台,手机只需用智能手机下载一个APP,便能像微博一样发布环保身边的信息,或者孩子的环保行为,或者可以此分享环保的理念和心得。”唐锦成说,通过一条条环保信息的分享,将感染更多的人。这个名为“环保范”的APP,拟于今年6月推出。
 
  此外,碳联科技准备在市内百所学校中设置“固废回收箱”,学生只需把平时准备丢掉的可循环利用固废丢到这个回收箱里,便能得到相应的积分。而“积分换礼物”的小奖励,让这些“小市民”都积极参与到废品回收的队伍中来。
 
  “目前我们已经有10所试点学校,通过小学生,把家长拉入环保圈子。”唐锦成说,“我们还开通了专线电话,家长、孩子打电话来,我们会上门回收固废,孩子还将获得积分奖励,以后可以用积分兑换礼品。”
 
  数说
 
  据统计,2012年全市年产生活垃圾约251万吨,其中工业危险废物产生量为3.85万吨,医疗废物产生量为0.49万吨,处理率达到100%;其他一般工业固体废物约400万吨。2010年佛山全年生活垃圾处理利用率为146万吨,其中,从生活垃圾中回收再生资源的比率不到58%,42%的生活垃圾被填埋和焚烧。
 
  目前主要承担佛山生活垃圾处理的单位包括高明苗村填埋场、三水白泥坑填埋场、南海垃圾焚烧发电二厂、顺德杏坛处理中心。
 
  佛山每年产生近20万吨的餐厨垃圾。这些餐厨垃圾主要有三种流向:卖给餐厨垃圾处理企业,或者卖给养殖户,最坏的情况是被不法商贩回收加工成廉价食用油回流市场。
 
  禅城每年产生的28万吨生活垃圾走向为:小区垃圾桶—小区垃圾站—垃圾中转站—南庄垃圾处理中心—高明垃圾填埋场。
 
  样本
 
  小西湾固废处理中心:
 
  日处理能力将达万吨
 
  走进小西湾固废处理中心,在一片陶瓷废渣填埋场地盖起的厂房上,10台新型陶瓷废渣压滤机正在运作,陶瓷废水废渣进入后,每隔十几秒就有脱水压成型的陶瓷废渣生产出来。另外10台压滤机也将于近日投入运作。届时,该厂处理能力将达到10000吨/日。
 
  在南庄这个建陶工业重镇,对每天产生的大量陶瓷固废的处理一度困扰着整个行业。作为全市唯一有资质处理的企业,小西湾目前正为南庄62条陶瓷生产线解决固废处置问题。
 
  该业内人士介绍,陶瓷企业以18元/吨的价格,将产生的陶瓷废浆渣交由小西湾处置,而小西湾则负责陶瓷废浆渣的运输和处理处置一部分被压滤机脱水、压缩,对含有重金属、污染物的废浆渣则加入药水处理;另一部分则循环利用生产环保建材砖。
 
  陶瓷废渣在这里成为重要建材轻质加气砖的原料。陶瓷废泥再生产,再生砖投入市场进入流通环节后产生效益,这一模式被评为禅城区循环经济工程试点。
 
  然而,这样的产业链并非如外界看到的规范。去年年底各大媒体就曝光违法倾倒陶瓷固废的乱象,随后又爆出超负荷运转一倍以上的问题。此次新投用的20台机器正是小西湾“改过”的硬件保障。
 
  “佛山陶瓷企业偷排陶瓷废泥渣现象从侧面折射了陶瓷企业的困境。更多的陶企由于成本过高等原因,废渣回收利用只得中途夭折。”有业内人士直言,作为以营利为目的的企业,小西湾若仅靠18元/吨的处理费难获太大发展。
 
  目前小西湾正在扩张中。除了投入更环保、更高效的设备外,令人瞩目的还有小西湾在产学研结合上的探索。该中心总经理廖武剑介绍,通过高效的合作,小西湾将废泥深加工,生产出新型环保再生砖,并已投入市场,取得不错的经济效益。
 
  声音
 
  威立雅公司:
 
  白石坳填埋场可再运行23年
 
  垃圾综合回收利用无疑是最理想的垃圾处理方式,但在现实中,受处理能力、市民意识和市场接受度等因素的影响,推广程度有限。目前佛山80%的生活垃圾和所有的医疗垃圾仍以运往高明白石坳垃圾填埋场填埋为主流。
 
  5月26日,媒体曝光佛山多家医院的医疗废物流失到揭阳深山老林中。有关部门对此事件的追查仍在持续,但事件折射出佛山医疗废物收运处理的流程存在漏洞。
 
  事实上,早在去年7月,副市长麦洁华曾就佛山医疗废物产生量远超实际处理能力发出警告,她说:“这导致连续运行4年不停机的威立雅医疗废物焚烧线实际上已经不堪重负,假如处理设施出现故障的话,那就非常危险了。”
 
  在此背景下,佛山威立雅公司于去年新增了设计能力为20吨/天的高温蒸煮设备,投入运行后一直替代原先的焚烧线,并持续至今。“之前医疗废物超负荷,是因为一些医院当时没有严格区分医疗废物和生活垃圾,去年将两者严格区分后,接收的医疗废物已控制在每天约15吨的稳定水平。”威立雅方面回应。
 
  “自5月27日开始,我们不断接到各家媒体对医疗废物处置问题的采访要求。”威立雅公司有关负责人说:“我们一律表明医疗废物不是从我们的环节流出,目前设备的设计处理能力达到近20吨/天,完全有能力处理每天接收的约15吨医疗垃圾。”
  与此同时,威立雅公司接收的生活垃圾呈现逐年上升趋势。白石坳生活垃圾填埋场一期工程2005年日处理量为1500吨,2011年日均垃圾处理量已猛增至3000多吨,最高日处理量达3944吨。麦洁华就曾担忧,按此速度,填埋场承载年限只剩下10年。
  威立雅公司5月30日给南方日报的书面回复中提到:按日处理量1936吨,并按0.9吨/立方米的压实密度,整个填埋库区2398万立方米可使用的寿命是30年。威立雅公司通过充分压实垃圾、及时导排渗沥液、回收覆盖土层、回收临时道路及倾卸平台材料等方式,优化了填埋方案,大大增加了垃圾的压实密度。按此优化后的运营方案,即使从现在起每天接收垃圾3000吨,填埋场剩余的1944万立方米库容,也还有23年的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