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天津再生资源研究所

办公地址:天津市南开区红旗南路247号 邮政编码:300191

电话:022-58696698 传真:022-58696698 津ICP备050050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天津

杂志社

>
>
谨防“毒垃圾”效仿“洋垃圾”

谨防“毒垃圾”效仿“洋垃圾”

“相对于危化废弃物的倾倒,对于被污染土地的善后处理非常困难:危化物泄漏到的地面已经‘掘地三尺’,连同泥土一起搬走,但遗留的气味至今还是很浓。”关注此事的安徽律师朱波说,危化废弃物造成的间接损失往往无法估算。依据《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规定:“禁止将危险废物提供或者委托给无经营许可证的单位从事收集、贮存、处置的经营活动”,并明确“擅自转移固体废物出省、自治区、直辖市行政区域贮存、处置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并处罚款”、“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监督管理人员玩忽职守……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

朱波认为,这表明对于这起异地跨省转移倾倒毒垃圾事件,不能仅仅止于现有民事层面上的赔偿补偿,还应有进一步的追责处罚措施,除了继续缉拿直接当事人、祸首之外,也应该完整地追究涉事公司在倒卖毒垃圾源头上的法律责任。同时,环保部门必须彻底反省和检讨自身在这起事件中失察、疏于监管之责,强化不同地区环保部门之间执法协作,尽快弥补由此暴露出来的监管漏洞。

朱波认为,只有从重处罚才能起到警示作用,“正如东阳市环保局副局长黄其明所说,类似浙江得邦和邢丙华的这种合作关系,我们这里不止一家。把生产废料转让给其他企业处置,在国内还比较普遍”。

“东阳比涡阳发达得多。发达地区把危化废弃物转移到欠发达地区,从某种意义上说,东阳在‘欺负’我们。”涡阳县环保局局长王慧娟说得可谓一针见血。

而这,正是“毒垃圾”倾倒事件在中西部地区时有发生的根源——废弃物因发达地区处理成本较高而向不发达地区低成本转移,就不足为奇了。受害地区群众认为,有关部门应高度关注“毒垃圾”效仿当年“洋垃圾”的倾倒问题。“洋垃圾”漂洋过海倒在发展中国家,那是因为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垃圾处理费用相差巨大;在国内,东部地区向中西部地区异地转移垃圾,既有处理费用问题,更有监管放纵问题。

“省界不同于国界,没有像海关那样的关卡,有毒垃圾、危险品的跨省转移倾倒一旦成为常态,其严重的污染后果无疑难以估量。”胡从发认为,跨省倾倒有毒垃圾,从逻辑上看与“洋垃圾”进口并无根本不同,无非还是基于这样两点:其一,巨大的利益诱惑驱使———既包括毒垃圾输出者逃避环境责任的利诱驱使,也包括输入者或者说居中倒卖者借此牟利的利诱驱使;其二,公共监管部门的不作为或监管不力、疏于防范,给毒垃圾的转移、倾倒以可乘之机。应当从制度上完善监管措施,增强垃圾废物产生企业的责任,堵住危化废弃物转移的通道。在健全监管的同时,还需要通过加大违法成本压缩危害垃圾的利益空间,从而强化企业自身意识,使其不敢、不能非法倾倒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