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天津再生资源研究所

办公地址:天津市南开区红旗南路247号 邮政编码:300191

电话:022-58696698 传真:022-58696698 津ICP备050050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天津

杂志社

>
>
看成都如何“管住”秸秆焚烧

看成都如何“管住”秸秆焚烧

麦浪滚滚,夏收正酣。在又一年秸秆焚烧的高发季节,成都市民却一饱眼福,将天边绵延葱郁的龙泉山脉和壮观雄伟的西岭雪山尽收眼底。根据成都市农委的监测,在历时50天的秸秆禁烧期间,全市未发现一起露天焚烧农作物秸秆现象,未出现一次因焚烧秸秆导致的雾霾天气,真正实现了“不见火光、不见黑斑、不见烟雾”。

其实,地处四川盆地底部的成都曾深受烟熏火燎之苦。由于四面环山,空气流动缓慢,烟雾一旦聚集,便很难消散。早在十余年前,首次尝到秸秆焚烧苦头的成都便开始了秸秆禁烧工作。从拿着笤帚到农民地里灭火的强势高压姿态,到因地制宜为每家每户农民地里的秸秆找去处,如今成都市秸秆禁烧工作正呈现出新的面貌。

调整思路

大气环境是整个社会、整个地区的事情,在农业比较效益低下的大背景下,将环境保护的重担压在农民身上,对农民“一罚了之”,这本身并不合理。随着认识的深入,成都市开始调整工作思路。

“一开始,农民在地里烧,基层干部就拿着笤帚灭火,但往往是这里灭了,那里火又起了。”多年来参与秸秆禁烧工作的成都市农业委员会农村基础设施与资源环境处处长殷小伟回忆,秸秆禁烧工作在一开始并不顺利,农民抱怨干部添乱误了农时,干部疲于奔命却徒劳无功。

早在1998年底,成都市政府便制定了《禁止焚烧农作物秸秆规定》,对违反秸秆禁烧规定又拒不改正的单位和个人可处二百元以下的罚款。2000年4月《大气污染防治法》颁布,成都市同年9月制定《禁止焚烧农作物秸秆办法》,只要违反规定焚烧秸秆的即可处二百元以下的罚款,惩罚力度进一步加大。

原本以为,在惩罚条款的高压下,秸秆焚烧会得到有效控制。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白天查得严,农民就半夜偷着烧。”殷小伟说,督查组不得不通宵达旦地巡查,却还是防不胜防。

2010年,成都市新津县首创“黑斑倒查”制。一经发现田里有秸秆焚烧后留下的黑斑,由田块主人承担责任,并以此为证据对其依法处罚。“黑斑倒查”制曾一度被认为有效解决了秸秆禁烧执法上的难题而在全市推广。然而,其逻辑并不严密的证据规则却惹人非议。

为何重压之下,秸秆焚烧仍然屡禁不止?难道仅仅是数千年来刀耕火种的惯性使然。在成都市秸秆禁烧工作会议上,参会人员不再只是将目光聚集在如何有效执法上,开始思考深层次的原因。

与此同时,有人发出了另一种声音——大气环境是整个社会、整个地区的事情,在农业比较效益低下的大背景下,将环境保护的重担压在农民身上,对农民“一罚了之”,这本身并不合理。随着认识的深入,成都市开始调整工作思路。

在按照相关法律法规严格执法的同时,成都拿出大笔财政资金,承担起部分秸秆禁烧的成本。2013年,仅市级财政安排的专项资金就达800万元,比2012年增长了2倍,加上区(市)县配套资金、全市秸秆综合利用和禁烧专项资金,增长幅度更大。

分流秸秆

堵治标,疏治本。虽然成都很早就意识到不能“一禁了之”,必须为农民地里的秸秆找到去处,却也走过较长的探索之路。如何因地制宜,充分尊重农民意愿,分流秸秆是成都十余年来的经验总结。

早在2000年成都市制定的《禁止焚烧农作物秸秆办法》中,便首次明确了推进秸秆综合利用的责任部门,并列举了秸秆机械还田、堆沤处理、沃土免耕栽培、粉碎作食用菌基料和工业转化等多种方式。

在之后的十余年里,成都在秸秆综合利用上投下重金,尝试了许多方式。如今,成都围绕秸秆肥料化、饲料化、基料化、原料化、燃料化“五化”利用,逐渐总结出一套自己的秸秆禁烧宝典:因地制宜,充分尊重农民意愿,逐步分流秸秆。而不再一味求统一、求高新。

所谓因地制宜,是指各区(市、县)要充分利用相关产业承接消化秸秆。新都区静兰科技有限公司利用秸秆生产环保砖,金堂县悦达新能源有限公司利用秸秆生产有机碳,在大邑县秸秆成了食用菌产业的基料来源……虽然不能解决境内所有的秸秆,但其消耗能力却也不容小觑。如静兰科技有限公司今年仅小春一季便收了1.5万吨秸秆,解决了新都区4个乡镇的秸秆去向。

“变废为宝”当然是最理想的秸秆利用方式,然而,在高昂的运输成本作用下,“白菜搬成了猪肉价”,使得产业无力承接。因此构建一个顺畅、合理的收储运机制成为破解难题的关键。新都区充分发挥了专业合作社的力量,合作社只要将农民地头堆积的秸秆运到静兰科技有限公司,公司当场付款220元/吨,区上当场发放补贴80元/吨,镇上再补贴50元/吨。如此一来,便可基本保证人工、车辆等运输费用。此外,大邑县重点采取市场化方式,引导社会业主开展秸秆集中收储,探索建立秸秆收储运体系。

随着农机的大力应用,机械粉碎还田也成为众多区(市、县)一种重要的选择。今年龙泉驿区便对秸秆机械粉碎还田作业按照50元/亩的标准进行补贴。除此之外,田边堆沤这一传统、简单、实用的方式又重新被重视。金堂县统计,今年全县通过堆沤还田方式处理秸秆的面积超过30%。

秸秆综合利用的方式,绝不止一种,或是固定的几种,只有因地制宜,充分尊重农民的意愿,才能使秸秆禁烧“水到渠成”。

联防联控

土地有边界,但大气却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即使成都境内管住了,邻县烧得凶也白搭。如何突破行政区域,实现联防联控,成都已经走出了第一步。

清江镇曾经是金堂县秸秆禁烧工作的难点。不仅因为其相对偏远,更因为其正好处于金堂与德阳广汉市交界处,清江镇与广汉三水镇呈锯齿状咬合在一起。为监管带来了更大的难处。而且,土地有边界,但大气却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即使成都境内管住了,邻县烧得凶,那也白搭。

在秸秆禁烧工作上突破行政区划,实现联防联控,是成都的迫切需求。在努力争取下,今年四川省环保厅、省农业厅首次联合下发加强秸秆禁烧的专门文件并召开了工作会,进行工作安排部署,将成都全域和德阳市、眉山市、资阳市部分区域划定为秸秆禁烧重点区域。

在此基础上,成都市委市政府首次邀请德阳、绵阳、眉山、资阳四个市政府分管领导进行秸秆禁烧工作专题座谈,达成了联防联控工作协定。至此,区域联防联控格局基本形成。

而由此带来的成效也十分明显,今年德阳、绵阳、眉山、资阳四市都十分重视秸秆禁烧工作。此外,通过五市协定,双方建立起秸秆禁烧合作机制,使交界地带不再有监管盲区,而且通过有效沟通,信息得以共享。

根据五市协定,将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定期召开联席会议,形成五市高层领导定期会晤机制,原则上每年召开一次。然而,这样的协作机制究竟能否按照预想持续固定下去,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