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天津再生资源研究所

办公地址:天津市南开区红旗南路247号 邮政编码:300191

电话:022-58696698 传真:022-58696698 津ICP备050050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天津

杂志社

>
>
电子垃圾回收:正规军“不敌”黑作坊

电子垃圾回收:正规军“不敌”黑作坊

  目前电子垃圾市场的现状:正规企业投入大利润少,小作坊、黑作坊投入少利润大

  近日联合国公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全球大约70%的电子产品最终变成垃圾并流向中国,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电子“垃圾场”。此外,中国已成为继美国之后的世界第二大电子垃圾生产国,每年生产超过230万吨电子垃圾,仅次于美国的300万吨。

  中国的电子垃圾现状到底怎么样?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正规企业忧愁:税收高利润少补贴难到位

  电子垃圾是指废旧的电视、冰箱、洗衣机、电脑、手机等电子产品及其零部件。电子信息(行情 专区)时代的日益更新缩短了电子产品的淘汰周期,随着人们节能环保意识不断增强,电子垃圾污染问题已经成为了全社会高度关注的焦点,也成为环境整治的难点。本报记者在调查采访中了解到,由于目前国内电子废弃物的回收处理技术水平相对落后,缺乏严格执法环境,导致绝大多数废旧电器被随意丢弃,或进入分散在全国各地的手工作坊,通过简单方式处置,实现稀贵金属的回收。

  其余大量重金属和剧毒有机物质在未经任何环保处理的情况下,被肆意填埋或直接丢弃、排放到自然环境中,造成严重的重金属和剧毒有机物等污染;同时,其中大量可供回收利用的稀散金属和工程塑料等资源,也被随之浪费。

  本报记者带着种种疑问,近日来到河南一家专门做电子垃圾回收清理的专业工厂。在车间的流水线,记者目睹了拆卸电视机的整个流程:工人们先将螺丝全部拆掉,然后取下电视机的塑料后盖,掏出电视机里面的路线板,并剪掉所有的电路线,敲碎电视后座锥形玻璃罩,电视机的偏转线圈被拆下。不到半个小时,这台电视机就被“肢解”了,塑料后盖、电路线板、喇叭、调节器、变压器等等都被有序地放进了所属的回收容器里。只带有一个显示器的电视机被送到下一个流水线上进行进一步的拆解。

  工厂负责人张胜利告诉本报记者,显示器是电视机拆解里面最为复杂的部分,“由于显示屏含有荧光粉和含玻璃等有害物质,不能随意把它单独堆放,还需要进一步的特殊处理。”

  当记者问及“拆解下来的电子废件怎么处理时”,张胜利说,“不同的废件,处理的情况也不一样,比如我们把塑料废品卖给专业的加工厂,经过加工厂的再加工,卖给生产塑料产品的企业或者塑料制品企业;把含铅玻璃和线路板出售给能处理废弃电子资质的企业,他们会最终将被粉碎分离,再将其中的、聚氨酯分类收集。”

  张胜利告诉记者,一台27英寸的电视机,被拆解后可回收4公斤塑料、1公斤玻璃、8公斤铁、0.6公斤铜。除了上述电视机关键部位被拆解回收再次利用外,“喇叭、调节器、变压器、音箱筒灯部件可以直接被制造零件的厂家回收。我们也会做些简单的再利用,像有些塑料经过分类后粉碎,可以再次循环利用,卖给厂家,制成塑料制品。”张胜利说。

  然而谈及电子废品的拆解处理的利润时,张胜利却苦苦笑着说,“看上去每天拆解量大,其实不怎么赚钱,另外我们还交着增值税。”

  张胜利给本报记者算了笔帐。例如一台27英寸的电视回收价在80元左右,算上物流费就超过90元,拆解和废料加工花费50元,这样生产成本差不多是220元。拆解提炼后,在不计税收的情况下,新的产品卖给上游厂家是240元左右,再算上国家补贴的85元左右,利润仅百十元。

  除此之外,张胜利所在的工厂还缴纳着17%的增值税。“17%的增值税对于我们来说太高了。另外,还有国家补贴很难及时到位的问题,按照相关规定,每个月的补贴应该是在当月的5日到我们账上,可是有时会拖上很长时间,比如半个多月、将近一个月等等。”

  不光是张胜利的一家工厂,整个行业的企业都面临着同样的困难:国家补贴很难及时到位,让企业的资金流不够顺畅;拆解利润较少;缴纳的17%增值税过多,企业身上所扛着的包袱较重。

  拆解“黑作坊”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

  与张胜利这些专业的拆解回收机构相比,一些零散的回收拆解小作坊或者个人的日子过得舒服得多。

  本报记者近日走访了北京的中关村(行情 股吧 买卖点)电子市场,在一家电(行情 专区)子电器设备回收门店前,记者拿出一款老式的手机,对方看了看给出了20元的价格。当记者问及收购后的去向时,该店员说道:“我们自然有去处,卖给一些想要收购其中配件的企业。”至于记者问到“卖给什么地方”的时候,该店员说“哪里都有”。

  本报记者了解到,像这类“电子电器设备回收”门店基本都是这样的模式:几十元甚至十几元回收一个报废的手机、百十元回收一个淘汰的冰箱、一百多元或者一两百元回收的破旧电脑等电子废品,这些人员先进行简单的拆解分类,然后再把这些东西集中销售给回收企业。

  除此之外,本报记者还了解到,一些到居民小区或者社区上门回收报废电子产品的个人,也都会把回收到的废旧电子产品卖给一些小的黑作坊。

  这种拆解“黑作坊”在生产过程中随意排放的废气、废液、废渣,对大气、土壤和水体等环境造成了严重污染,从而危害人类健康。除了对环境的危害外,废旧家电也是长期以来假冒伪劣电器的最大来源。尤其是通过回收的废旧电器,被一些不法商家简单拆解后重新拼装,甚至直接翻新后再度进行二次销售。

  张胜利向本报记者透露,黑作坊通常会把旧电器粗暴拆解,将能够正常利用的零部件二次流通到市场,为翻新产品提供造假的原材料(行情 专区)。在从电子垃圾中提炼出贵金属后,他们便把剩余部分全部用浓硫酸中和,最后将这些废液直接排放。

  “对于拆解小作坊来说,他们则采用最原始的人工敲打办法,把拆下的价值较高的零件集中卖掉,其余的按废铁、塑料等废品出售;对完全不能用的废弃物,他们就会进行焚烧或者随意丢弃,这对生态环境是最大的污染。”张胜利说。

  “还有就是,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避开税额,假设从居民处收购一台电视机100元,但居民不可能问他们要100元的发票,他们多数会直接现金交易;再有就是人工成本低,是按数量来获取提成或者回扣的。数量少挣的钱少,数量多就挣得多点。”张胜利说。

  亟须规范行业规则健全回收处理体系

  正规企业投入大利润少,小作坊、黑作坊投入少利润大,这是目前电子垃圾市场的现状。

  据记者调查了解,现在的废旧电器电子产品,市民要么卖给收废品的小贩,要么干脆直接扔掉,而这些废旧电器中,成色较好的将会被小贩改装之后再卖到农村,剩下的就会流到一些拆解小作坊里,而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流入到正规的拆解企业里。

  如何破解回收难的困境,如何确保回收再生资源材料的质量,如何让企业有利可图等问题都亟待一一破解。本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上述难题几乎困扰着每一个电子垃圾循环利用企业。

  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规范电子垃圾回收是规范行业规则最关键的一步,“回收现状直接关系着下一步垃圾的处理和再利用,如果回收漏洞不堵严的话,处理和再利用会产生事倍功半的情况,从源头抓紧电子垃圾回收,才会让整个电子垃圾产业链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专家建议,可以以单位、生活社区配合专门的回收机构来规范垃圾的回收,同时设立绿色分类回收、环保流动回收等模式,以定点、定时、定位为基础,以集散交易市场为载体的回收网络体系,可采取上门回收、流动回收、固定地点回收等方式,集中收集废旧电池、报废手机、电脑等小型电子垃圾,定期送到专业的电子垃圾拆解机构。

  另外,应大力提倡居民规范有序处理电子垃圾的生活理念,“促进日常电子垃圾流入到正规的拆解机构,从源头上堵截那些小作坊、黑作坊的垃圾流通。”

  电子废弃物回收处理企业,除了赢利外,其在很大程度上还具有强烈的社会公益性。国家在政策上应当给予回收处理企业以优惠和补助,给予大力的支持。

  此外,我们还应借鉴国外经验,家电及电子产品的生产商和进口商负责生产和销售的同时,负责回收利用和回收处理,并承担家庭电子垃圾的回收费用,让家电生产者、销售者和消费者共同承担起家电回收再利用的责任和义务。